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中心

“未得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之刑法问题——一个比较法的观点”讲座成功举办

2018/6/17

2018613日下午两点半,东吴大学法律系法思齐副教授再次在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展开题为“未得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之刑法问题——一个比较法的观点”的讲座。本次讲座的主持人是中国人民大学刑法学博士研究生王熠珏。我院部分同学也参与了此次讲座的讨论。


法思齐副教授以陈冠希事件为切入点,指出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隐私性私密影像传播范围越来越广、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而社会公众对此类事件并没有深入探究其中的法律问题。


紧接着,法思齐副教授就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涉及的刑法问题展开论述,主要从其特点,负面影响和各国立法三方面作详细阐述。

就特点而言,首先,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的行为目的多为复仇,欧美刑法将此类行为称为“复仇式色情”,复仇的目的包括但不限于不满分手、报复心态,并且多发生于伴侣之间。台湾妇援会调查数据显示,在台湾,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资料的行为人中,24%以单纯报复为目的,24%以勒索金钱、裸照为目的,16%以复合为目的。其次,被害人性别多为女性,加害人通常为男性,这也符合性犯罪的特点。

就负面影响而言,首先,被害人遭到社会舆论的广泛质疑,例如为什么要拍此类影像?数据显示仅有14%的人认为被害人完全没有责任。其次,被害人的精神及心理受到严重伤害,数据显示42%的人需要去接受心理治疗,高达一半的人甚至产生自杀的想法。再次,被害人的人际关系和职场关系受到影响,数据显示高达八成的人职场受到严重伤害,例如美国有些公司在聘用之前会在Google等搜索引擎搜索求职者,如果求职者被搜索到存在此类隐私性私密影像,则很难获得心仪的工作。最后,被害人个人信息被公开之后会遭到其他的骚扰或者霸凌。

就各国立法例而言,法思齐副教授以以色列、英国、加拿大、日本为例,介绍了其他各国在此类问题上的刑事立法现状。

以色列

2014年将此类行为(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入罪化,最高处以五年有期徒刑。

英国

2015将揭露他人与性相关的照片或者影片的行为以犯罪论处。

加拿大

2015年将此类行为(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入罪化,最高处以五年有期徒刑,同时赋予法院对行为人核发禁制令的权利以保护被害人。

日本

    2014年通过专法,针对网络平台服务商课以删除影响的责任并建立支持被害人的相关体系,例如被害人可以向网络平台服务者申请者其隐私性私密影像下架。网络平台服务者负有相应的通知上传者、核准后删除的义务。

注:禁制令(injunctive relief,又译:禁令救济),通过法庭命令的形式实施的司法救济措施,常见于英美法系国家的诉讼程序中。是指法庭命令当事人做,或者不得做某一个特定的行为,以避免司法不公或者解决货币赔偿无法弥补的损害。

 

接下来,法思齐副教授就台湾地区对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的行为入罪化研究现状做了大体介绍,从该行为可能会涉及的罪名入手,同时指出各罪名适用上的局限性,法思齐副教授以散布猥亵物品罪和诽谤罪在适用上的局限性为例。

就散布猥亵物品罪而言,台湾现行法规定的散布猥亵物品罪保护的法益是社会的公序良俗,而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的行为侵犯的是被害人的性自主权,二者法益不一致,很难将该行为以散布猥亵物品罪定罪;同时,就散布的定义而言,散布猥亵物品罪中“散布”是指向不特定多数人传播,如果行为人只是将隐私性私密影像传给特定的少数人比如上司、同事,不符合散布猥亵物品罪中“散布”的定义,也很难将该行为以散布猥亵物品罪定罪。

就诽谤罪而言,法思齐副教授指出,首先要明确的是,即使散布的信息是真实的但是涉及到私人道德而无关公共利益,依据台湾现行刑法也可以将此行为以诽谤罪定罪。诽谤罪的行为对象限定于特定的人,而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行为的被害人不一定是特定的人,例如散布者上传了不知名女子的隐私性私密影像,只有被害人及其家人、同事能认出该女子,而公众对此并不知情,依此来看,该行为便很难归入诽谤罪当中。

上述的大致介绍之后,法思齐副教授进一步指出台湾未来修法时需要研究的几个方面:采用修订专法还是增订条文的方式将该行为入罪化?明确将该行为入罪化所要保护的法益是什么?该行为定罪的主客观要件分别是什么?对于隐私性私密影像如何界定——是否仅限于性器官暴露?

法思齐副教授报告完毕后,参与讲座的同学纷纷就所讲内容向老师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就不懂的地方向老师提问。

主持人刑法博士王熠珏师姐以“兽兽门”为切入点,谈到传播淫秽物品罪需要一定的入罪标准,进而对比台湾现行刑法,向法思齐副教授提问:台湾现行刑法规定的散布猥亵物品罪有没有入罪标准?

法思齐副教授指出,台湾现行刑法对此条规定的重点是针对不特定多数人,没有入罪标准的要求。同时指出散布猥亵物品罪在台湾的立法趋势是出罪化,法思齐副教授认为散布猥亵物品的行为并非一定要用刑法来处理,加之其保护的法益——社会的善良风俗,存在泛道德化的弊端。

刑法博士二年级的师兄对法思齐副教授谈到的未经同意散布隐私性私密影像行为侵犯了性自主权的观点持相左意见,认为此类行为并不涉及性行为本身的自主权问题,对此法思齐副教授解释说,这里的性自主权可以扩大解释为与性相关的资讯的自主权,包括但不限于是否愿意让他人知晓性行为。同时此类行为与性犯罪在特征上有很多共同点,因此可以认为其侵犯的法益是性自主权。

还有同学就裸贷涉及到的刑法问题向法思齐副教授提问——被害人事前同意在未还款条件下散布其隐私性私密影像,这一承诺是否具有法律效果?法思齐副教授认为如果当事人事前同意,定罪相对困难;而如果被害人事先未同意而其隐私性私密影像被散布,应当归入此类情况。

最后,法思齐副教授就台湾地区对未成年人性相关的保护现状作了说明,指出在散布猥亵物品罪中没有专门针对未成年人权益的条款规定,但是在台湾有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专法,将制造、拍摄、传播未成年人性相关资料的行为入罪化。

提问环节结束之后,主持人王熠珏师姐做结束致辞,她谈到刑法作为一种后盾法,不应该任何问题都首先用刑法来解决,同时公众既不能用放大镜寻找被害人的种种污点行为,也不能用缩小镜不去追究散布者的责任。

讲座结束之后,王熠珏师姐作为代表对法思齐副教授前来进行讲座表示诚挚的谢意,并向法教授赠予本次讲座的海报。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政策法规

查看更多+
  • 2017-11-30 test
  •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通纂(上下卷)》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北京大学刑 事法律研究中心/组织编写

    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