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中心

“错误理论:新发展与实务”讲座成功举办

2019/5/30

2019529日下午3点,台湾高雄大学法学院比较刑法研究中心主任吴俊毅教授受邀莅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在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为我院师生作了题为“错误的理论与实务——台湾刑法的最新发展情况”的精彩演讲。出席此次讲座的嘉宾有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刘明祥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田宏杰教授以及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黄晓亮教授。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陈璇副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本科、硕士、博士生到场聆听了演讲。




讲座正式开始之前,陈璇副教授介绍了吴俊毅教授的履历,并表示错误理论牵涉面广泛,理论中的疑难点复杂繁多,吴俊毅教授结合台湾刑法理论和司法实务就错误理论所作的阐发必定会对各位同学和老师的学习研究产生启发。吴俊毅教授表示很高兴有机会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开展学术交流,就错误理论问题与在座各位展开讨论。




讲座正式开始。首先,吴俊毅教授介绍道,关于错误理论的讨论在部分教科书中安排了专章进行讨论,但在论述上应该专章讨论还是在不同问题层次上讨论,学界对此有不同的理解。在此他将错误理论单独拿出来进行观察。吴俊毅教授指出,错误的发生不限于构成要件错误,在涉及理解的方面都有可能发生错误的情形。错误的概念是指行为人主观上的心理事实与客观发生的事实存在不一致,错误在构成要件该当性和违法性的层次都会发生。从错误的标的来看,在台湾刑法上,行为人没有认识到构成要件/事实的属于构成要件错误,行为人没有认识到行为为法规范所禁止的属于禁止错误。

构成要件错误又可分为正面的构成要件错误和反面的构成要件错误,其中前者没有故意,缺乏构成要件该当性;后者属于未遂犯。构成要件错误的标的即行为人需要认识到所有客观构成要件要素,包括法定的构成要件要素,并不局限于明文表述出来的。行为人对构成要件要素的认识不完全所对应的法律效果,台湾法律未明文规定。错误的概念在台湾刑法总论中没有立法定义,要用反推的方式说明。行为人没有认识到犯罪的事实,即认为其没有故意。随后,吴教授对加重构成要件错误进行了介绍,指出行为人没有认识到加重构成要件/事实,即认为行为人对加重构成要件事实是没有故意的。

其次,吴俊毅教授就构成要件错误的几个细分的特别问题进行了讨论。

第一,行为客体错误(error in obiect)。指行为人没有认识到行为客体的存在,后来发生了侵害结果,这种情况下行为人对法益侵害结果没有认知,不存在故意。再进一步谈论,行为人想攻击的目标与实际命中的目标不一致时,对在构成要件意义上行为客体的根本性质进行比较,会有两种情况:其一是想象的行为客体与命中的行为客体在构成要件上是相同种类的,即具有等价性;其二是想象的行为客体与命中的行为客体在构成要件上是不同种类的,即具有不等价性。在处理上,通常认为对实际发生的结果前者行为人具有故意,后者行为不具有故意。

第二,打击错误(aberatio ictus)。打击错误与等价的客体错误类似,行为人没有认识到实际被击中的目标。弄错的原因包括(1)瞄准正确的、认识的目标,(2)实际上却打中了另一个目标。打击错误的情况下,如果行为人的希望目标与命中目标在构成要件上不等价,则认为行为人对命中目标的损害结果没有故意。如果希望目标与命中目标的法益同类,根据等价理论会认为行为人对希望目标与命中目标均存在故意。吴俊毅教授指出,这一结论反映了等价理论的僵化,学者据此提出了具体理论,具体理论成为学界通说,认为行为人对于等价的命中目标也没有故意。

第三,因果历程错误。指实际有命中目标,但预设的因果历程与实际实现的因果历程不一致。对结果犯来说,故意应当及于因果历程这一不成文的构成要件要素和结果。但实际上不可能所有的细节都能够模拟到。对此,应当区分两种情况:不重要的因果历程偏离和重要的因果历程偏离。判断偏离是否重要应当按照一般生活经验判断,即行为人能否预见会走偏离的历程发生结果。如果能够预见,即为不重要的因果历程偏离,认为具有故意;如果不能预见,即为重要的因果历程偏离,应作否定评价,认为没有故意。另外一种情况是自时间差的观察,产生偏离:包括结果提早发生和结果延后发生。对于前者,若从一般生活经验能够预见,还是能够认定行为人有故意。对于后者,看法一不按重要性的思考,行为人后面的行为没有故意;看法二按重要性的思考,将整个阶段看作完整的行为,认为行为人存在故意。吴教授指出,看法二的问题在于在行为结果发生的时刻行为人没有认识到行为结果。另外,反对看法认为这是两个行为,第一个行为是故意未遂,第二个是故意,应按想象竞合犯处理。吴教授反对以上所有看法,认为应当考虑是否具有客观可归责性,然后再考虑因果历程偏离是否重要,如此按步骤判断是否具有故意。

随后,吴俊毅教授对阻却违法事由错误进行了详细介绍。对于正面错误的情形,有两种看法,看法一将其等同于禁止错误,阻却责任;看法二适用构成要件错误的法律效果,阻却故意。对此究竟应当留到责任阶层处理还是留到构成要件处理,这一问题尚无定论。看法二具体又包含三种不同观点:第一种是整体不法构成要件理论,又称二阶理论,将阻却违法事由视为反面构成要件,直接视为构成要件错误,属于少数观点;第二种是类推构成要件错误规则,属于台湾通说,阻却违法事由不位于构成要件层次,但使用构成要件层次的效果;第三种是类推构成要件错误的法律效果,是对第二种更精确的看法,认为类推仅限于法律效果上。吴教授更倾向支持第三种观点。对于反面的错误,存在三种看法:看法一是既遂的解决方案,按三阶段审查结构,只看构成要件主客观是否一致;看法二是未遂的解决方案,按二阶段审查结构,认为主客观不一致,构成未遂;看法三是未遂的解决方案,但与看法二理由不同,认为没有阻却违法的主观要素,但行为人主观上还是想作不法,与未遂相似。

接着,吴俊毅教授对禁止错误作了详细说明。禁止错误即行为人缺乏不法意识,行为人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是不法的。出现禁止错误可能的原因包括单纯的禁止错误、有效性的错误、包摄错误、容许规范的错误以及容许的包摄错误。对禁止错误的处理要区分不可避免的禁止错误和可避免的禁止错误。前者行为人不具有责任与可罚性,后者具有责任与可罚性。判断可否避免应当考虑在此之前,行为人违反义务地、可归责地没弄清楚法的情况。此外,吴俊毅教授还讨论了未遂犯与幻觉犯。吴教授指出未遂犯属于反面构成要件错误的情形,台湾探讨幻觉犯通常放在未遂犯的章节,但实际上幻觉犯不同于未遂犯。




 

在报告结束后,吴俊毅教授表示希望能就有关问题与大家深入讨论。田宏杰教授就违法性认识错误应当从构成要件错误理解还是从责任主义角度理解发出提问;陈璇副教授就中国大陆刑法第14条对故意的定义与台湾、德国刑法的通说责任理论的差异发出提问;黄晓亮教授就法定的构成要素是否会影响违法性认识以及为何不把阻却违法事由认识错误作为第三种错误形态发出提问;陈璇副教授进一步提问,德国刑法坚持区分打击错误和客体错误两者的法律效果的本质何在。吴俊毅教授一一作出解答。同时,在场其他学生听众亦就具体案例情形以及错误理论的应用范围等问题踊跃发言与吴俊毅教授交流。









 

问答环节的最后,陈璇副教授与吴俊毅教授就理论与实务的关系问题进行了交流。吴教授介绍道,台湾法院判决书会引用教科书的理论内容,其中引用日本的学说较多。陈璇副教授进行总结发言,期待理论与实务的沟通不仅能实现提供素材的意义,还能实现有效对话的意义。

讲座进行到尾声,陈璇副教授感谢吴俊毅教授奉献了一场精彩的讲座,就错误理论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并欢迎他再来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进行学术交流。名家刑法讲座第一百四十七期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文、图:冼洁

指导教师:陈璇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政策法规

查看更多+
  • 2017-11-30 test
  •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通纂(上下卷)》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北京大学刑 事法律研究中心/组织编写

    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