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观点 / 正文
学术研究

田宏杰:跟车逃交车辆通行费行为的性质认定——兼及与侵财犯罪的界分

2019/6/14

【作者简介】

田宏杰,法学博士、金融学博士后,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富布赖特高级访问学者,教育部教学信息化与教学方法创新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证监会博士后外聘合作导师。

主要研究领域:行政刑法和刑法现代化、司法改革与法治一体化、金融监管和全球治理、高等教育管理。

 

本文转自《检察日报》2019614日第3版。

 

案情:

201378日至201782日期间,姚某、方某驾驶车辆在某地区收费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跟车的方式,多次偷逃高速通行费,共计人民币近万元,后被抓获。

 

以跟车方式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应当如何定性处理?对此,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实务部门,均歧见纷呈,有盗窃罪说、诈骗罪说、寻衅滋事罪说、抢夺罪说,等等,难以尽述。虽然目前实践中的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案件,法院判决大多以诈骗罪论处,但是,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的具体行为方式不同,案件性质亦不可一概而论。遍览相关理论争议和实务困惑,笔者以为,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案件的性质认定,必须厘清以下两个问题:其一,拒交、不交或少交车辆通行费行为的违法本质究系如何,是单纯的侵财还是对社会管理秩序的破坏?其二,以跟车方式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的行为,在刑法上究应如何认定制裁?

对此,笔者历经多年研究并在司法实践中不断检验完善提出,无论刑事犯罪的立法规制还是司法适用,在中国法制语境下均应秉持“前置法定性与刑事法定量相统一”的刑事犯罪认定机制。因而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行为之违法实质的准确把握,关键在于对车辆通行费的收取予以规制的前置部门法及其所承认确立并予以法体系首次法律保护的前置法法益的确定查明。按照2004年施行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1条的规定,《条例》制定的目的在于“加强对收费公路的管理,规范公路收费行为,维护收费公路的经营管理者和使用者的合法权益,促进公路事业的发展”。基于此,《条例》明确要求,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按照第14条规定的标准审查批准;车辆通行费的收费标准,应当依照价格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进行听证,并按照第15条规定的程序审查批准;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收取车辆通行费,必须按照第32条的规定,向收费公路使用者开具收费票据。同时,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负有依照国家规定的标准,结合公路交通状况、沿线设施等情况,设置交通标志、标线,承担收费公路养护、绿化、公路用地范围内的水土保持及路政管理等义务。由此可见,车辆通行费表面上关涉的是所收款项的财产权益,实际上是收费公路经营管理秩序的有机组成,两个法益之间是部分与整体的包含关系。故而拒交、逃交、少交车辆通行费等故意堵塞收费道口、强行冲卡、殴打收费公路管理人员、破坏收费设施等行为,表面上侵犯的是所收、应收车辆通行费的财产权,实际上妨害的是收费公路的正常经营管理秩序。由于收费公路的经营管理活动并非依照市场经济规律运行的经济行为,而是按照《条例》规定实施的社会公行政即路政管理行为,所以,收费公路的经营管理秩序并非我国现行刑法典分则第3章致力于保障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下位概念,而实属现行刑法典分则第6章所维护的社会管理秩序中的公共秩序。

囿于社会现象尤其是社会失范行为的纷繁复杂,妨害车辆通行费收取的行为方式亦多种多样,然归纳起来,实践中不外以下方式:一是秘密进入收费系统或收费箱,从中窃取车辆通行费据为己有的;二是针对车辆通行费不同收费标准的适用条件弄虚作假,以不交或少交车辆通行费的;三是以强行冲卡、快速跟车等方式,趁放行前车的横杆尚未落下,在收费工作人员眼皮底下疾驶扬长而去的;四是实践中虽然少见,但并非理论上才能想见的是,以暴力、胁迫或其他相当方式,逼迫收费工作人员放行以拒交、不交或少交车辆通行费的;等等。显然,上述行为在违法本质或法益侵害实质上,均具有财产法益和收费公路经营管理秩序的双重法益侵害性,因而对其不法性质的完整认定和刑法处理,还应进一步厘清其妨害手段的性质,方能最终判断并确定其所符合的犯罪构成从而定性处理。

应当说,上述各妨害收费公路经营管理秩序的行为方式的性质及其相互之间的界分,从侵财角度而言,本十分清晰明晰,即第一类系以盗窃为作案方式,第二类乃典型的诈骗方式,第三类则以抢夺为手段,第四类的手法显系抢劫。但近年来,随着对域外刑法尤其是日本刑法研习的深入,盗窃、抢夺、抢劫之间的界限反倒模糊起来,尤其是对于秘密窃取之“秘密”的内涵和解读,学界就有“平和说”“公然说”“不为被害人认知说”等,莫衷一是。

事实上,日本刑法虽然今生多借鉴德国刑法,但其前世却多承袭中国唐律。而中国封建刑法中的个罪历史,除刘邦入函谷关所昭告天下的“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的人身犯罪外,财产犯罪实如老子所言:王者之政,莫急于盗贼。其中,盗指窃盗,即以秘密方式侵财;贼谓强盗,即以人身强制包括身体强制和精神强制在内的强力手段侵财。因而盗所侵犯的法益仅限于财产权,而贼所侵犯的法益则既有人身权,又有财产权,且人身权的侵害实乃手段,财产权的侵害才是目的,所以,盗乃今日所谓之盗窃罪,贼即现代所言之抢劫罪。至于我国现行刑法典第267条规定的抢夺罪,在中国封建刑法中并无专门的罪名。

新中国成立后的两部刑法典即1979年刑法典和1997年现行刑法典,则在传统盗、贼的基础上,从中分离演变出盗窃罪、抢夺罪和抢劫罪。质言之,抢夺罪系从中国封建刑法中的盗窃罪和抢劫罪中抽取部分而形成,指非但不为被害人不知,相反,而是以与被害人直面相对,甚至有人身接触乃至轻微人身强制的手段非法侵财,但人身接触乃至轻微人身强制尚不足以构成侵权法上的人身侵权,从而仍只具有单纯的财产侵犯性质的行为。例如,行为人尾随刚从银行取钱出来的被害人,乘其不备,对其拿有钱包的手腕突然用掌一击,被害人条件反射地松手致钱包落地,行为人遽而抓起钱包逃跑等,即是抢夺罪的适例。而这才是抢夺罪有别于抢劫罪的本质区别所在。正因为如此,2013年“两高”《关于办理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规定:“驾驶机动车、非机动车夺取他人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以抢劫罪定罪处罚:㈠夺取他人财物时因被害人不放手而强行夺取的;㈡驾驶车辆逼挤、撞击或者强行逼倒他人夺取财物的;㈢明知会致人伤亡仍然强行夺取并放任造成财物持有人轻伤以上后果的。”与之相反,在上述情形中,如果未造成足以达到侵权法上的人身侵权程度以致足以认定构成人身侵权的,则应论之以抢夺罪而非抢劫罪。

至于盗窃罪的秘密窃取行为,由主客观相统一的刑法原则和责任主义所决定,则专指行为人以自以为不为被害人所知的方式侵财。因而在车站、机场等人流涌动的公共场所,趁被害人熟睡之机,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被害人财物的,固然是秘密窃取;深夜入室盗窃,意外发现室内有人睡觉,行为人经观察以为尚未惊动睡梦中人,但其实被害人早已被惊醒,只是基于人身安全考虑而假装熟睡,行为人继续翻找取财的,仍得以盗窃论之。

由此决定,跟车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的行为方式,既不是制造假象让收费工作人员发生错误认识进而放行的诈骗,也不是自认为收费工作人员不知情的秘密窃取,更不是以人身强制进而非法取财的抢劫,而是在前车通过,横杆尚未完全落下之时,乘收费工作人员不备,快速跟进绝尘而去,从而变一杆一车为一杆两车,令收费工作人员只能望车兴叹的抢夺。

所以,以跟车方式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的行为,既符合现行刑法典第267条抢夺罪的犯罪构成,又完全具备现行刑法典第293条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具体系法定第三种行为样态,即强拿硬要公私财物,扰乱收费公路经营管理秩序的寻衅滋事行为。由于抢夺罪和寻衅滋事罪两罪在犯罪构成上存在着包容关系,属于刑法理论上的法条竞合形态。因特殊法条往往也是重法条,故而按照特别法条优于普通法条亦即重法条优于轻法条的法条竞合处断原则,从一重罪处罚。而这也正是2013年“两高”《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规定的旨趣所在:“实施寻衅滋事行为,同时符合寻衅滋事罪和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抢夺罪、抢劫罪等罪的构成要件的,依照处罚较重的犯罪定罪处罚。”

就本案而言,由于行为人多次以跟车方式逃避交纳车辆通行费累计共8445元,无论其构成的抢夺罪还是寻衅滋事罪,均应适用基本量刑幅度处罚。由于寻衅滋事罪基本量刑幅度的法定最高刑是5年有期徒刑,抢夺罪基本量刑幅度的法定最高刑仅只3年有期徒刑,相较之下,构成的寻衅滋事罪是重罪,故本案应以寻衅滋事罪定性,依其具体量刑情节,在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幅度内科处刑罚。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政策法规

查看更多+
  • 2017-11-30 test
  •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通纂(上下卷)》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北京大学刑 事法律研究中心/组织编写

    2017-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