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中心

新闻 | “权利滥用的刑法定性”学术研讨会在厦门成功举办

2020/8/22


“权利滥用的刑法定性”学术研讨会在厦门成功举办


2020年8月20日,“权利滥用的刑法定性”学术研讨会在厦门举行,研讨会由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办,厦门市公安局扫黑办协办,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武汉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的学者,来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及各级公安、司法、市监部门和来自互联网行业的专业人士参加了本次会议。
此次研讨会聚焦于电商领域违法索赔现状,从厦门警方近期办理的一起“职业打假人”勒索外卖商户案件切入,围绕“职业索赔是否成立敲诈勒索罪”、“刑民交叉关系”、“过度维权的刑法规制”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开幕式

       开幕式由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时延安教授主持。



时延安



       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陈绕德首先致辞,他首先代表福建省公安厅扫黑办对与会人员表示感谢。他表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公安机关依法打击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等各类黑恶势力,促进了社会生态和经济生态的持续改善。值得注意的是,当前黑恶势力和传统犯罪呈现出加速向互联网虚拟空间蔓延转移的态势。破解打击此类犯罪司法认定难问题需要汇集众智,多措并举。


陈绕德



       美团点评副总裁任奎在致辞中表示,职业打假人的群体对平台的经营和秩序产生了很多重要的影响,例如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曾经发挥过很重要的作用。然而有一部分职业打假人却利用索赔事由对商家实行敲诈勒索行为,呈现出违法犯罪的特征,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任奎


第一单元




       福建省厦门市公安局湖里分局刑侦大队指导员耿佩南对厦门市首例网络恶意投诉敲诈勒索案件作了介绍,并对侦查过程中涉及的涉案人员共同犯罪的认定问题、犯罪既遂与未遂问题,以及取证标准问题进行了分析和研讨。


耿佩南



       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消保处处长崔宜贵从行政执法的角度解读了索赔投诉举报的现状。他指出,职业索赔呈现出索赔维权集中化、索赔形式规模化、索赔行为专业化的新趋势,所以应当从立法、司法和执法层面加强对职业索赔法律问题的研究。


崔宜贵



       美团监管与发展部副总监胡湛分享了职业打假的典型案例。他表示,在此类案件中,“举报人”呈现集团化、职业化、公开化的发展趋势,对营商环境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


胡湛



       小米集团法务副总监黄河清作了《小米集团应对职业打假的现状与困境》的主题报告。职业打假行为不仅影响企业的正常经营、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同时也破坏企业的商誉。企业可以通过事前合规审核、建立职业打假人库、行政举报专人应对、民事诉讼积极抗辩等措施进行防范。


黄河清



       京东集团安全调查部总监菅振国就“职业索赔”类敲诈勒索行为进行了分析。他表示,职业索赔利益集团呈现出网络黑恶势力的特征。“职业索赔”类敲诈勒索行为一方面严重侵害了电商经营者的财产权利,另一方面也形成了恶劣的示范效应。


菅振国


第二单元


       第二单元由厦门大学经济犯罪研究中心主任李兰英教授主持。


李兰英



       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刘明祥教授围绕恶意索赔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展开探讨。他指出,认定恶意索赔行为成立敲诈勒索罪关键在于,索赔人采取何种手段、何种途径进行索赔。同时,此类犯罪涉及的共同犯罪认定问题,应当根据每位成员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进行认定。


刘明祥



       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于改之教授依据法秩序统一性原理对职业索赔进行了分析。她表示,对权利滥用行为进行刑法定性时,要遵循法秩序统一性原理,民事违法性是成立刑事违法性的门槛。在法秩序统一性原理的基础上,准确理解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是职业索赔定性问题的前提。


于改之



       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荣功教授对职业打假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作了解读。敲诈勒索罪所保护的法益不仅包括财产权利,还包涵人身权利。同时将职业打假行为认定为敲诈勒索罪应当注意犯罪圈扩大的问题,避免过度刑法化。


何荣功



       在与谈环节中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吕英杰表示,认定恶意索赔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的重点不在于其职业性,而应关注该类行为是否侵害到刑法所保护的法益。而对于恶意索赔中的“恶意”所涵盖的范围,则应该进行严格的限制。




吕英杰


第三单元




      第三单元由美团点评安全事务部总监孙伟主持。


孙伟



       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时延安教授从民刑交叉角度解读了消费者滥用权利的行为。他指出,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看,消费者权益损害赔偿是一种惩罚性赔偿,带有一定的公法性质,但消费者行使这种权利应受到限制。民事责任本身带有填补性质,在损害范围内提出的权利主张,应该给予充分保护,消费者在这一范围内的主张,不能视为民事不法;明显超出这一范围的,如果与商户的财产权形成冲突,且恶意损害商户财产权时,或损害商户的经营权时,则可能构成民事不法,若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则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时延安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信息部主任石磊从敲诈勒索罪定罪的基本逻辑展开分析。他表示,对于职业索赔行为,应当首先考察该类索赔行为有无正当权利作为基础,其次判断索赔的手段和方法是否合理合法。


石磊



       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互联网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宋建宝对食安法的惩罚性赔偿和适用性问题进行了分析。对于食安法中的惩罚性赔偿,应当重点审查涉案产品是否符合食品安全的标准。


宋建宝



       厦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法规处副处长焦勇从行政复议的角度探讨了如何在行政复议中应对职业索赔行为。首先应明确复议申请人的法律依据来防止职业索赔人复议权的滥用;其次,充分利用在复议过程中的补证环节;最后,加强复议调查。


焦勇



       在与谈环节中厦门大学法学院讲师汪东升表示,应当坚持刑事不法以民事不法为前提。将刑法前置性地作为规制职业索赔行为的手段,并不能有效地解决此类问题。从实务操作的角度出发,在法律根据方面削弱恶意索赔的法律依据或许是更为合理的路径。


汪东升


总结

与谈环节后,厦门大学经济犯罪研究中心主任李兰英教授作了会议总结。她认为,参与研讨会的代表分别来自司法部门、执法者、理论界和经营商。各方都从各自角度阐释了对“职业打假”和“恶意索赔”的定性和治理的思考。虽然各方的角度和态度不完全一致,但是,都将“维护法治健康的营商环境”视为共同的使命。刑法介入社会治理应该保持谦抑,但是,必要时也不应缺席,该出手时就出手。


最后,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时延安教授对参会代表以及辛勤筹备会议的工作人员表示由衷的感谢。


(文/陈振炜)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刑法总论

写在前面 本书是付立庆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本科《刑法总论》课堂十数年间授课讲义的基础上,经过系统完善而成,内容涵盖......

出版年:2020年 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