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制时评>>判解研究
英国刑事司法改革的基本走向
张朝霞,冯英菊
上传时间:2017/9/14
浏览次数:136
字体大小:
  司法作为人们寻求社会正义的最终途径,是保护公民权利、制裁违法行为的重要手段。公正与效率历来是现代刑事司法体制所追求的价值目标。近年来,为更好地实现这一目标,适应国内和国际形势的变化,许多国家对司法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英国就是其中之一。从总体上看,英国的司法改革步伐迈得很大,对许多传统做法做了较大地调整。最为引人注目的是,2002年7月,英国内政部长、大法官和总检察长(Presented to Parliament by 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Home Department,the Lord Chancellor and the Attorney General)专门就司法改革问题向议会提交了刑事司法白皮书《所有人的正义(Justice for All)》(以下简称《白皮书》)。{1}《白皮书》代表了英国政府关于如何改进刑事司法体制并使之现代化的观点,集中展示了英国刑事司法体制大范围的战略性的改革计划,从中也反映出英国的司法理念有所变更,本文试述之。
  一、英国司法改革概述
  英国的刑事司法传统重视司法的公正,强调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保护,坚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正义”(justice is done and is seen to be done),即通过程序体现公正。因而,程序的烦琐就成为英美法系司法传统的一大特色。但是,当前的司法实践表明,这种司法传统已不适应当前与犯罪作斗争的需要。《白皮书》以大量的数字实证地表明,英国传统的司法体制经改进后,虽然发挥了很大作用,但仍存在很大问题,其中有几个数字很能说明问题,如:警察破案率低,成功侦破的案件只占公众报案的23%,被害人对警察的满意度下降;在警察移交的案件中有13%检察机关未予起诉;保释的被告有12%未能到庭受审,而有25%的被告在保释时又犯至少一罪;1997年释放的监狱服刑罪犯有50%于两年内又被定罪。此外,还存在由于不同的司法机构记录案件的方法不同,导致对案件的不同处理甚至作出不适当的决定等情况。由于“较少的罪犯被抓、过多地适用保释、太多的罪犯逃避了审判和处罚”,案件的拖延情况非常严重,处理案件的司法迸程进展太慢,使公众普遍认为刑事司法体制太“弱”(weak),迫切需要改革。因此,英国当前司法改革主要解决的是在确保控辩平衡的前提下,如何加强司法合作,提高司法效率。
  英国司法改革的宗旨在于实现司法的现代化,减少犯罪,确保公正(reducing crime and securing justice ),其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更加安全的社会(Strong,safe communities)。《白皮书》中开宗明义,强调“白皮书展示了一个连贯而长期的战略,该战略的核心在于打击犯罪,减少犯罪,使刑事司法体制从侦查到罪犯的回归社会,整个过程都能彻底实现现代化。”重新平衡刑事司法体制,以“创造一个透明的、合作的体制为目标。该体制将为被害人和广大公众提供更快和更有效的正义,同时保护被告人的权利,使该体制将赢得为之服务的公众的尊敬。”刑事司法体制存在的目的就在于“打击和减少犯罪,并实现对被害人、被告人和社会的正义”。实现所有人都期望的正义。现阶段的目标是给予被害人和证人一个更公平的待遇,实现更公平迅速的审判、更清晰连贯和富有建设性的判决、更有效的惩罚和回归社会,努力构建刑事司法机构的联合体制和制定鼓励公众参与的措施。
  为达到上述目标,英国计划具体采取五个步骤:
  一是减少保释期间的犯罪(reducing offending whilst on bail)。刑事司法体制必须保障每个保释的被告人在审判前不得再犯罪(re-offending)或恐吓证人,如果有必要可以将被告人拘押或以其他方式限制其人身自由。二是更扎实地准备案件,将更有力的案件提交法庭审判(building strong cases to put before the court)。目的在于使案件以最好的状态交付法庭。侦查程序正当和控诉准备良好的案件是高效公平审判程序的基石。从一开始就打好基础,而不是在案件开始后发现漏洞再修补,提供了最好的宣告有罪的机会。正当的侦查保证了证人、被害人帮助侦查和等待审判的经历既没有恐吓,也不破坏CJS;保证了无罪的人在侦查的早期就能被排除在案件之外;保证了控辩双方在案件早期进行证据开示,以免耗时的休庭(time-wasting adjournments)。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辩论技巧(forensic)、技术手段、IT技术,包括用监控设备获取证据等方面进步的基础上的。三是制定新程序,加快案件提交法庭的速度,减少被告人钻空子(playing the system)逃避惩罚的机会。新程序力求使司法更迅速、简洁和优质(aim for speedier,simpler and quality justice)。具体地说,它强调没必要由皇家法院审理的案件应当由治安法院审理,以确保案件能迅速得到处理;明确早作有罪供述的量刑折扣(sentence discount);在量刑方面赋予未成年法庭更大的权力等。四是简化并使收集证据的方法更加现代化(simplifying and modernizing approach to evidence)。在遵循检控方必须指控案件及被告人没有自证其罪的义务两个原则的同时,强调审判是为了发现真相(search for truth),旨在惩罚有罪的人及确保无罪的人不受追究。现有的证据规则需要改进。五是使判决和惩罚真正有效(effective sentencing and punishment)。量刑的基本目的在于惩罚罪犯,保障公众免受侵害,特别是那些危险、性和暴力罪犯的侵害,并有效地防止再犯。惩罚应适当于罪犯和罪行,这就要求量刑政策采取可靠方法,以确保社区刑罚的强硬有效(tough,effective community sentences)。当然,改革的目的并不是要增加监狱中服刑犯的人数,但必须保证罪犯受到适当的惩罚,并确保危险的、严重的罪犯和惯犯在狱中服刑。
  英国司法改革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1.对审前程序的改革:正确地启动司法程序(Getting the process right at the start)
  正确地启动刑事司法程序是十分重要的。被害人和证人最初得到的待遇将影响他们对刑事司法体制整体的看法,并决定他们作证和出庭的意愿。而指控犯罪是否正确、证据是否充分,审前程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为此,英国已做了大量的改革,包括:公布登记的警员数量;引入警察改革法案,督促警察履行职责;投资于警察侦查,包括国家 DNA数据库的大扩充、一个全国的指纹自动识别系统和升级全国的警察机构的计算机;建立42个刑事司法共同体,加强皇家检察院与警察机构之间的合作等。
  案件经常延迟的原因是指控错误或新证据在程序中出现得太晚。避免这些陷阱(pitfall)的关键是良好的案件准备。为此,英国还将进行以下改革,(1)在侦查阶段:增加警员和警务开支,计划在2003年春季之前增至13万人,与2002—2003年度相比,2005—2006年度将警务开支增加约15亿英镑;鼓励使用更多的高级侦查技巧,更好地利用科学技术发现证据、查明犯罪,提高侦查能力;为提高办案能力,要建立一个新的中心联合体,该联合体能提供全面的技术支持、警察的数量记录、实验性的无警社区保安体系、确保公众更易取得警察帮助;赋予警察权利,改进诉前嫌疑人保释的条件;扩大控方上诉反对保释的权利,上诉的范围包括所有的应判徒刑(imprisonable offending)之罪,使法院对保释采取更谨慎的态度。(2)在审查起诉阶段:继续协调警察和皇家检察院在刑事司法联合体中的职能;继续增加对皇家检察院的投资;允许皇家检察院在决定起诉时承担更多的责任,以便将案件以正确的指控交付法庭;除常规犯罪之外,赋予检察院决定起诉的权力,或为警察提供诉前建议;一旦作出起诉,指定一名法官或治安法官负责审前案件的管理;鼓励辩方开示证据;由专家组成的检控小组来处理有组织犯罪和严重犯罪;扩大预审(preparatory hearings)程序的效用,使问题能在审判之前得以解决或明确。此外,在审判前的改革中还包括在刑事司法体制的IT系统方面投资6亿英镑,以使其在案件处理方面更为有效等。通过这些“一揽子改革”(a comprehensive package of reforms),改进刑事司法中的案件准备,使因准备不足而未被听审或“垮掉”(break down)的案件数量更少。
  2.在审判方面的改革:更公正、更有效的审判(fairer,more effective trials)
  在英国,由于审判程序方面存在的问题,致使许多案件无法及时公正地作出判决。如由于法院在安排案件审理方面存在的不合理因素,造成超过40%的被害人和证人不能在预定的时间出庭作证。而关键证人(key witness)不出庭作证,案件就只能休庭这可能导致控方不能提供证据(仅指控方证人的不出庭作证)而终止诉讼(dismiss)。
  为提高审判质量和更快地传达正义,在保证控方负有举证责任和被告人无自证其罪义务的前提下,《白皮书》强调“审判程序应迅速而透明地判处有罪、释放无辜。”被告人的任何拖延答辩都是无益的,审判及为此而做的准备都是为了查明真相。为此,拟作以下改革:(1)改革证据规则。彻底检查(overhaul)证据规则,保证法官和陪审员可以获知尽可能广泛的材料信息,其中包括允许前科记录等事实可以被法庭所用;修改对传闻证据的限制,允许突破“双重危险”原则;(2)将治安法官(magistrate)的判决权从6个月扩大到12个月,以扩大他们审判的范围,而不是将其中的某些案件移送到皇家法院;延长法院的工作时间以减少案件的拖延;为公众提供互联网在线信息等;(3)改革审判方式。赋予被告人在皇家法院要求法官独任审判的权利;允许法官独任审判重大复杂的诈骗案、其他复杂冗长的案件,或陪审团有遭受恐吓危险的案件;探索改进有专家听审的刑事法院的运作;加强青少年法庭的工作,以使其能处理更多被控严重犯罪的青少年罪犯;通过引入更清晰的量刑折扣价目表(a dearer tariff),鼓励被告人早作有罪答辩,但同时提供妥当的保护措施,确保无罪的人不会因受到压力而作有罪答辩;(4)上诉制度的改革。赋予控方对法官作出终止控诉的裁决提出上诉的权利。此外,还包括由新的刑事诉讼委员会(criminal procedures rules committee)制定刑事诉讼法典和刑事证据法典;统一法院的行政管理;许可皇家法官在治安法院实施审判等。
  3.在量刑方面的改革:使判决更有意义(Putting the sense back into sentencing)
  量刑的目的有七:(1)保护公众是量刑的首要目的;(2)作为惩罚的刑罚应适当于犯罪;(3)量刑应当成为减少犯罪的有效工具;(4)威吓(deter),包括对大众的一般威吓和对罪犯的特殊威吓;(5)通过部分或全部地脱离社会,剥夺罪犯的犯罪能力;(6)通过改革和回归,使罪犯学到新技能和新观点,降低再犯的可能性;(7)积极促进赔偿,鼓励罪犯对所犯罪行作出补偿。量刑应遵循“刑罚应反映罪行的严重程度”的原则,罪行的严重程度包括它造成的危害(harmfulness)和危害的危险(risked harmfulness)。
  为确保社区的安全,帮助罪犯回归社会,防止再犯,重犯、危险犯、惯犯应入狱服刑,而对其他罪犯可选择其他有效的刑罚,并保证量刑方面的一致性。为此,将进行以下改革:(1)建立新的量刑指导委员会(Sentencing Guidelines Council),创立量刑基准体系(sentencing framework),提供明确的指导意见,以结束现在量刑方面存在的令人难以接受的分歧。(2)确保强硬的社区刑罚成为监禁(custody)的可靠的替代选择。包括改革现有的社区刑罚;试图通过立法改革短期监禁刑,引入监禁+( Custody Plus )、监禁-(Custody Minus)及新的间断性监禁(Intermittent custody)等一系列创新性刑罚。{2}
  (3)对未成年犯的量刑及执行,法院可以把强制毒品治疗作为对未成年犯的一系列社区刑罚的一种;并对所有获假释的犯重罪的青少年进行监视,直至刑期结束。(4)对罚金刑的执行进行改革,制定更详细的执行计划,对不支付罚金的罪犯,增加罚金数额等。(5)对监禁刑进行改革。允许被判12个月或更长监禁刑罚的罪犯,一半时间在监狱服刑,一半时间在社区通过社区刑罚完成;而无期徒刑(indeterminate sentence)只适用于危险的暴力犯罪和性犯罪的罪犯。
  4.在惩罚罪犯和使之回归社会方面的改革:惩罚和回归(Punishment and rehabilitation)
  为避免入狱服刑的种种弊端,如切断罪犯与家庭的联系,影响孩子的成长,我们的量刑政策将保证:在惩罚适当于罪行和罪犯的前提下,社区刑罚将严厉、强劲得足以保护公众,通过剥夺自由和要求赔偿来惩罚罪犯。判决的关键部分是回归社会,以减少再犯和建设更安全的社区。
  英国将在增加监狱容量,改善狱内生活、学习和医疗设施的基础上,进一步采取以下改革措施:给缓刑官员更大的灵活性,对监禁后释放的罪犯进行毒品测试;在2003—2004年,将有3万名罪犯通过国家缓刑部门授权的社区惩罚计划;通过风险评估(a risk assessment),使短期监禁的罪犯以社区宵禁(The Home Detention Curfew,HDC){3}——一种新的社区服刑方式,以确保公众保护和罪犯回归社会之间达到良好的平衡;发展一个复杂的安置不当使用的财产体制和计划;引导(pilot)18—20岁的人“正直做人”(Going Straight Contract),通过他们在狱中的所得对被害人进行经济赔偿;扩大吸毒者的检验治疗;通过新建筑,关闭那些不再满足我们要求的设施,使监狱设施现代化;使监狱管理标准化,在管理人员中明确责任,设定标准和成绩跟踪。
  5.有关被害人、证人和公众在司法体制中地位的改革:给被害人、证人、公众更好的待遇(A better deal for victims, witnesses and communities)
  尽管《白皮书》中强调,以国际标准看来,英国为被害人提供的支持一直都很高,如英国的非官方组织——“支持被害人”协会每年为超过150万的被害人提供建议和刑事赔偿,但是2000年被害人对警察的满意度从1974年的67%降到了58%,许多被害人感觉被告人享有优先于他们的权利,并感觉不被关注、易受伤害、威胁和沮丧。因此,《白皮书》中强调,被害人和证人应被视为刑事司法体制的中心,应保证他们更多、更快地看到正义。英国为此已实施了一些改革措施,包括:自1997年以来,为“被害人支持”提供了两倍多的基金;受到恐吓的证人在作证时,可由“被害人支持”的志愿者陪伴;禁止被告在没有法定代理的情况下,交叉询问强奸的被害人;在2002年4月,在皇家法院提供的证人服务(the Witness Service)扩展到所有的治安法院;在皇家检察院投资1100万,用于向被害人直接传达控方决定;建立社区法律服务等。但仍将采取以下措施提高被害人、证人和公众在刑事司法体制中的地位,主要包括:制定法律,使所有被害人都能同等获悉有关被告人被释放或其他决定的情况;建立被害人委员会,由新的国家被害人咨询小组支持;为易受伤害和恐吓的证人引入新措施,如屏风、先前录制的视听证据和电视信号转接等技术手段;扩大对道路交通事故的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特殊支持;制定被害人法典(a Victims' Code of Practice),申明每一个被害人都有权从刑事司法机构得到保护、实际支持和信息,每一个与被害人接触的服务部门都有责任提供保护、支持和信息;公布全国的被害人和证人计划,表明我们如何计划通过改变CJS的工作方式,从而更好地满足他们的要求,引入议会督察员(the Parliamentary Ombudsman)的上诉权,反映被害人和证人对被害人法典未被遵守的不满意见;在每一个皇家法院中心任命一个证人联络官(a Witness Liaison Officer ( WLO)),与警察、辩护人和其他刑事司法机构联络,以保证法院对证人的服务管理顺畅(the smooth administration of services to witnesses in courts);提供单独的等候室、洗手间和膳食设施,发表文件,允许证人在等待作证时离开法院。这在相当程度上减少了控辩双方证人在法庭之外相遇和在使用这些设施时受到恐吓的危险;学习伦敦和曼彻斯特开展的延长法院开庭时间方案(the Extended Court Sitting Hours Project),每天9—10时是早晨法庭(early morning courts),处理还押案件(remand cases),帮助清理“过夜者”(overnighters),自4—8时是夜间审判时间(weekly evening sessions)。法庭的审判时间一周登记两次,以便为被害人、证人和公众成员提供更便利的时间,从而确保刑事司法体制中受益的应是公众而非罪犯。
  6.加强刑事司法合作方面的改革:将刑事司法体制联合起来(Joining up the CJS)
  刑事司法体制的不充分联合,直接影响案件处理结果的公正与否,也使得案件管理达不到应有的高效。由于司法体制中各机构处理案件的方式不同,使案件管理和追踪实际上几乎不可能。皇家检察院通常只影印数页案件信息,造成检控案件的卷宗经常不完全或不一致,导致法庭不得不休庭、案件耗损(attrition)或作出无罪判决;在审理结果的传播和登记中还存在不必要的延迟,这意味着全国警察计算机上的前科信息可能不是最新的,这反过来又影响量刑和保释决定;对控诉改变的管理不当(mismanage)导致全国警察计算机上登记的信息错误,如果信息不是最新信息或不易获得的话,将导致不适当的指控和保释决定。
  为提高司法效率,英国通过将刑事司法体制的各组成部分有机地联合起来,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为确保改革的连续性,现已建立由内政部主持,包括大法官、总检察长在内的内阁委员会;并建立一个新的刑事司法信息技术组织。在未来的几年内将继续采取措施,提高司法合作,主要包括:在以后的3年内,为刑事司法体制的案件IT管理投资超过6亿英镑;建立新的国家刑事司法委员会;建立刑事司法理事会,改进现有的咨询机制;在2002—2003年,建立42个地方性刑事司法委员会和54个审判组织(TrialUnits),它们都向新的国家刑事司法体制机构和附随的咨询顾问机构负责;在2003年以前,保证全体刑事司法人员都能安全地互发电子邮件;在2005年以前,保证刑事司法体制中的各组织均能以电子方式交换案件档案信息,保证被害人能够在线追踪案件进程。通过以上改革措施,将刑事司法体制联合起来,使其充分发挥打击、减少和预防犯罪的作用。
  7.在公众参与方面,强调要继续提高公众在司法中的参与度
  《白皮书》认为:刑事司法体制存在的目的即是服务于公众,“提高公众参与度”(Enhancing the public's engagement)对于实现“所有人的正义”非常重要。
  在历史上,英国有着强大的公众参与传达正义的公民传统(civic tradition)。它包括:陪审团服务、治安法官的重要工作、与成千上万的警察合作在居所附近减少犯罪并将罪犯交付审判的个人和社区组织。英国的司法一直都受益于该传统,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有将近29,000名治安法官,每年有近20万人为陪审团服务,在居所附近(neighbourhood)能够和愿意帮助与犯罪作斗争的社区成员也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如16万个地区性邻居观察计划(local Neighbourhood Watch schemes),成千上万的人参与了社区减少犯罪计划;2002年有5000名自愿者接受了旁听青少年犯罪小组的培训;社区法律服务网的建议和指南服务(th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 network)已覆盖了英格兰和威尔士99%的人口,它有助于有效解决争端和实现权利。但是,还有一些不足之处,如被召集服务陪审团的人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实际从事了服务,因为最近的调查表明15%的人没有出庭,38%的人被免除了义务。在实际服务的人中,陪审员往往集中于某一群体(over-represented),而年龄超过65岁的人和熟练工人的代表则较为缺乏;在一些地方存在招募外行治安法官(lay magistrates)的问题;很多少数民族社区(minority ethnic communities)的成员对刑事司法体制能否平等地对待所有的人缺乏信心;对许多人而言,法庭程序具有威吓性和不可接近性,刑法太复杂,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公众的参与。
  为此,英国拟使刑法法典化,并将其放入网络上易进入(accessible)和可获得(available)的文件中;强调陪审团服务作为公民权一部分的重要性;通过减少豁免陪审团服务的人数和改进对陪审员的实际支持,保证更多的人从事陪审服务,从而使陪审团能更好地反映社会各组成部分;继续实施斯蒂芬·劳伦斯的调查结果,减少CJS中的种族主义,增加多样性,建立社会各组成部分的信任;使法院易接近,包括审查法院制服(reviewing court dress),探索听审某些案件的正式法庭的恰当替代办法(appropriate alternatives);通过更好地利用技术和明确客户服务标准(clear standards of customer service),改进刑事司法机构和公众的信息沟通渠道;实行国家战略,拓展治安法官的范围,鼓励尽可能广泛的社会成员申请成为治安法官。
  此外,白皮书还认为,与公民参与同样重要的是社区的参与。没有社区的广泛参与,单纯的刑事司法体制难以有效运转。前面所讲的社区刑罚即是社区参与司法的典型例证,此外,英国还希望通过司法改革,提高社区的参与度,巩固社区在参与正义的补救方案(Restorative justice schemes)方面的最新发展成果。正义的补救方案最初是针对青少年罪犯提出的。根据该方案,罪犯可与被害人(如果被害人愿意的话)、社区代表以及其他人员坐到一起,共同商讨适当的犯罪赔偿协议,并选择有效的、能改变罪犯行为习惯的社区监控方式。从实践效果看,正义的补救方案(Restorative justice schemes)能提供富有成效的、以社区为基础的、对犯罪的回应,因为它可以帮助罪犯认识到犯罪行为不只是触犯法律,而且还危害了被害人、他们本人和社区的利益;作为犯罪的后果,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和补偿,以及他们在未来生活中可能受到的牵连,都是必须承受的。正义的补救方案可采取多种形式,目前多在青少年司法体制中运作,但在成年人的司法体制中还有扩展空间。成年罪犯也将受益于该扩展的正义补救方案,这一点是可以预见的。
  二、英国司法改革的新趋势
  从白皮书描述的内容来看,英国的刑事司法改革在司法机构、与案件相关的人员、证据规则以及惩罚犯罪的效果等方面分别给出了改革原则和具体方案,从中可以看出一些英国传统司法理念的变更。
  (一)在司法价值方面,强调公正与效率并重,并在司法改革中着重解决效率问题
  讲求公正与效率的并重是贯穿《白皮书》的主题。司法作为追求正义的过程,结果的公正与否自然是人们最为关心的问题,除此之外,人们还希望纠纷能被快速解决,这就是说,司法首先要公正,在公正的前提下,效率也很重要。“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如前所述,效率是英国这次司法改革的主题,这就凸显了效率在司法中的独立价值。
  司法的效率,一方面体现为迅速审判,限定法庭审判的时间;另一方面体现为限定羁押期间,许多国家都在时间和次数方面对审前羁押予以限制。为提高司法效率,《白皮书》里列举了多项具体措施:多项的巨额投资计划;着手实施了一个激进的警察改革计划;提倡使用科技手段侦查;将年轻惯犯的审前羁押时间减半(halve),从142天缩减为63天;给予皇家检察院在决定起诉方面更大的权利,使更多的案件以正确的指控交付法院;将治安法官的判决权从6个月扩大到12个月,使治安法院能处理更多的案件,而不需移送到皇家法院。
  (二)在司法机构方面,强调整合司法资源,加强各司法机构之间的合作
  对应于中国的公、检、法,英国的警察、皇家检察院、法院共同构成司法机构的主体。当然,除此之外,刑事司法体制还包括其他一些相关机构。为了有效地侦查犯罪、准确地控诉犯罪、适当地处罚犯罪,英国的司法改革试图重新分配各司法机构在司法过程中的责任,或者赋予新的权力,以切实提高整个刑事司法体制的运作效率。
  在英国,司法的独立性历来都很突出,但这次司法改革力图对此进行一定的调整,突出强调刑事司法体制是一个整体,其中各司法机构都是一个组成部分。《白皮书》在论证改革的必要性时,特别指出“我们需要确保法官和检察官的独立性(preserve theindependence of its judges and prosecutors),但我们也必须确保能通过定罪和惩罚罪犯而有效地打击和减少犯罪(fight and reduce crime)……”为了提高司法效率,各司法部门的联合更为重要。因为“只有各机构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一个连贯一致的整体,才能有效地侦查犯罪,准确地控诉犯罪,适当地处罚犯罪。”
  各司法部门的联合,具体表现为诉讼进程中的合作。例如,为了将更多的被告交付法庭,提倡警察和皇家检察院(CPS)之间尽可能密切地合作,给予皇家检察院在诉前提供侦查建议的权利,以保证案件不会因为准备粗糙或指控不足而存有瑕疵,因而逃脱审判和惩罚。英国现有的体制是由警察决定是否指控犯罪嫌疑人,一旦决定指控,案件才交由检察官进行独立的审查。而移交给检察机关的许多案件由于证据不足,检察官又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终止起诉。现在的改革要通过立法赋予检察机关决定指控的权力,警察在未取得检察官的法律意见(legal advice)前不应提出指控。再如,为防止更多有罪的人被保释,警察有权对诉前保释金附加条件;控诉方可以对所有的应判徒刑之罪上诉反对保释;法院也可以谨慎反对准予保释一个被告,当他已经为另一罪行被保释时,又被控犯有应判徒刑之罪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为确保司法公正,《白皮书》中提到对上诉制度的改革。在现有体制下,被告人对定罪和量刑都有上诉权,但检控方则无权对法官的法律决定提出上诉。《白皮书》提议,赋予检察官上诉权,一旦法官的决定(ruling)会产生终止(terminate)指控的效力时,检察官有权提出上诉,而且可以提出上诉的案件范围适用于所有在皇家法院审判的案件。
  (三)在对涉案人员的权益保障方面,在不降低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权益保护的同时,强调对被害人、证人及公众的权益给予更多的关注
  这是对英国刑事司法传统的另一改变:由优先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转向关注被害人和证人的诉讼权利,明确提出被害人与证人也应处于诉讼的中心地位,各司法机构都应给予他们必要的支持和帮助。
  英国的刑事司法传统注重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权利,沉默权、同一罪名不受两次审判的原则、排除合理怀疑规则等都体现了刑事司法对他们的关注。这次司法改革在这方面做了较大调整,认为被害人与证人在诉讼中的地位也很重要,反复申明被害人和证人应处于刑事司法体制的中心,因为没有了他们,刑事司法体制将无法运作。在《白皮书》中,有这样一组数据:2001年英国有超过3万件的案件,因证人和被害人拒绝出庭作证,或未能找到证人和被害人而不得不终止诉讼;2000年的证人满意度调查的结果显示:40%的证人由于被恐吓或经历出庭及被交叉询问后而不想再次作证;被害人和证人不能总是掌握案件的进程,有时甚至连一些重要的情况也不掌握,如被指控的人获释的日期,或者一个案件被中止的理由等;被害人对警察的满意度已由1994年的67%下降到2000年的58%。
  为此,在此次司法改革中,英国强调把被害人和证人置于刑事司法体制的中心(ensure that victims and witnesses are at the heart of the system)。包括:英国司法机构将通知被害人和证人有关案件的进展情况,保证他们更多更快地看到正义被实现。在被害人方面,投资1100万英镑专门用于向被害人传达控方的决定;禁止在法定代理人(legal representation)不在场的情况下,交叉询问强奸案件的被害人;建立由新的全国被害人咨询小组支持的被害人委员会;立法许可被告人案件中患有精神病的被害人享有其他被害人同等知悉被告人的处理和监管情况的权利;扩大对道路交通事故的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特别支持。在证人方面,许可证人在可能最安全的条件下交出最好的证据;为易受伤害和被恐吓的证人提供新设施,如增设屏风遮挡、提供事前录制好视听证据、采用视频信号转接等技术手段,甚至可能包括要求法官和律师除去假发和长袍,从而使证人感到更加安全,便于提供证据。现在绝大多数的皇家法院都正在安装确保自愿作证的证人能在庭外作证的电视转接设备;在2002年9月前在155个治安法院安装视频会议系统(video conferencing facilities)。这些改革措施对于保障被害人和证人的利益,提高他们对司法体制的公信力无疑起到重要作用。
  (四)在证据规则方面,实现了两大突破,以确保有效地指控和惩罚犯罪
  1.是对“双重危险”(Double Jeopardy)原则的突破
  禁止重复追究原则源于古罗马法律精神,在大陆法系诉讼制度中称作“一事不再理”,在英美法系国家称作“禁止双重危险”,其含义是:对被追究者的同一行为,一旦作出有罪或无罪的确定判决,即不得再次对同一行为予以审判或处罚。该原则是判决无罪的人的一个重要保护制度,此外它的主要意义还在于维护法院判决的稳定性。因此,各国的刑事司法普遍认为:在刑事领域,某一事实一旦由法院作出了判决,即使是因证据不足作出的无罪判决,也不能再次审理。但《白皮书》提出应对此原则作适当修正,它援引斯蒂芬·劳伦斯的调查报告,强调“对那些有新的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罪的无罪案件适用这一规则,对被害人和社会来说是极不公正的”,并指出《欧洲人权法案》中也暗含着强调对有证据证明的案件进行重新审理的重要性。因此,对于严重案件(grave cases),如有新的、明显的证据(compelling fresh evidence)出现,取消同一罪名不受两次审理的原则的限制(remove the double jeopardy),即认为在特定情况下,基于保障社会安全的需要可以再次审理(re-trail)已经判决被告无罪的案件。对禁止双重危险原则的突破将不仅局限于谋杀以及与之相关的罪行(certain allied offences),如有新的证据提供明显的有罪暗示(indication),还将拓展到其他一些严重犯罪,如强奸、一般杀人及持枪抢劫案件。
  再审将依照以下程序进行:首先,当有新的证据出现,并有理由认为在前一次审判中不可能提交该证据,而且足以证明已宣告无罪的被告人有罪时,检察长(DPP, the Director of Public Prosecutions)必须作出对被告人进行重新侦查的个人决定,他可以指定由不同的警察对此案进行侦查;其次,在向上诉法院提出取消无罪判决的申请前,检察长必须保证该案件确实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有新的、有力的证据出现,二是基于公共利益,有必要再次进行审理;再次,上诉法院在认定确有新的、有力的证据证明有罪,且应当对此案进行重审的情况下,可以取消原无罪判决;最后,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案件的再审次数也有限制,即对于同一案件的再审只能进行一次。依照《白皮书》的建议进行再审的权利是有溯及力的(retrospective),即同样适用于法律修改前已作出的无罪判决。
  2.是对传闻证据(Reported evidence or “Hearsay”)规则的突破
  传闻证据规则是英美法系证据法中十分重要的证据规则。凡证人不是亲自当庭以口头方式作证,而是在法庭审判外提供的证言,或虽亲自当庭作证,但陈述内容非本人亲自耳闻目睹的证据,均属传闻证据。传闻证据的范围不限于言词,包括文字和确定的行为,但不包括实物证据。传闻证据规则是指证人所陈述的非亲身经历的事实,以及证人未出庭作证时向法庭提出的文件中的主张,不得采为证明所言事实之真相的证据。这是因为原陈述人未到庭宣誓,又不接受反询问,缺乏信用性,因而一般地说,传闻证据具有误传的极大危险,不可靠。
  在英国,传统上坚持原始证据(original evidence)才是最好的证据,传闻证据一直都处于被排除使用的地位。实践中,对传闻证据的排除非常严格,不仅要排除道听途说的证言,证人本人以前所作的证言也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即使对其中一些时间很长会被遗忘的细节,也不例外。录像也只有在少数特殊案件中才允许作为证据使用。在这次司法改革中,对传闻证据的这种排除做了一定的修改。《白皮书》明确指出,在有正当理由的条件下可以使用传闻证据,如一名证人因疾病或死亡不能公开作证的情况;或录像的制作是可信的等,类似于民事诉讼程序中对传闻证据的采信。政府将通过立法确保证人可以以他们先前的、原始证言作证,这些证言通常在出事后很短时间内作出的,更具有可信性;并将拓展用录像带或电视转接等方式提交证据的范围。
  此外,《白皮书》对“前科劣迹”(previous convictions and other misconduct)记录的运用方面也作了一些明确的规定。为保障被告人应享有的获得公正审判(fair trail)的权利真正得以实现,在英国的司法传统上,一个人的前科,即以往的定罪记录和其他证明其有犯罪倾向的记录,通常在法庭审理阶段是不予考虑的,而只用于量刑,从而避免法官或陪审团因获知被告人的前科劣迹而作出不公正的裁决,即使这些记录在法庭审理时已被提到,陪审团也被指示在确定被告是否有罪时不应考虑这些记录。目前在英国,有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在每次审判开始时,宣读被告人的前科,并把这作为一个例行程序。但《白皮书》并没有采纳这一意见,仍坚持定罪应基于指控的证据,而不是被告人以前的名声。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被告人的前科可以由法官决定是否告知陪审团,即被告人在提到控方证人的前科并攻击控方证人的人品时,控方可以提交被告人的前科情况。但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对前科的运用带有很强的偶然性,为此《白皮书》建议,通过立法确定,只有在被告人的前科或其他不良行为与本案确有关联,并且法院认为这一信息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时,才能由法官在权衡利弊后作出是否应披露其前科的决定。
  (五)在刑罚目的方面,注重强调预防和减少犯罪
  由单一地强调惩罚犯罪转向预防并减少犯罪。英国司法传统认为,适用刑罚的目的在于惩罚犯罪,对预防犯罪和减少犯罪很少考虑。现在的司法改革明确提出惩罚犯罪的最终目的是预防并减少犯罪,这说明英国已将刑事司法体制运作的目的确定为控制并消除犯罪。一方面,重视查明更多的犯罪,更快地将更多的被告人交付审判,更多地宣告有罪,有效地惩罚有罪的人,另一方面,又鼓励社区积极参与罪犯的回归社会过程,防止出狱者再次犯罪。这主要是通过强化社区刑罚实现的,明确除重罪犯、惯犯和经常违反社区刑罚(community sentences)的罪犯之外,凡对公众不构成威胁的人,均可适用社区刑罚。社区刑罚的内容包括标记、赔偿、毒品治疗和实验性地剥夺自由(testing to deny liberty),并可以依据罪犯的执行情况决定是否还押监禁。《白皮书》在社区刑罚方面还提出了一些新措施,如间断性监禁,对那些危险性较低的罪犯,允许他们利用夜间或周末的时间服刑。
  在已知的罪犯中有1/4是青少年,因此,预防和制止青年人犯罪是与犯罪作斗争的基本部分。减少导致青少年犯罪的因素,可以明显减少他们在以后生活中的犯罪机会。使青少年远离犯罪的关键是保证他们接受教育。在学校,有新的学习支持组织(New Learning Support Units)帮助,使青少年不脱离主流教育,不逃学,远离反社会行为。除主流教育外,政府已经建立了新的联合服务(New Connexions Service),为13—19岁的人提供指导和支持,帮助他们度过青春期、职业选择和从学校到劳动力市场过渡的困难时期。个人顾问(A Personal Adviser)可以安排一系列专家提供的支持,重点为最有危险的孩子(the most at-risk children)服务。在课堂之外,英国鼓励青少年将精力放在创造性活动和体育上。贫困地区的污点计划(Splash Schemes)和包含青少年计划(Youth Inclusion Programme)为年轻人在学校假期期间提供积极活动。
  为使青年人远离犯罪,《白皮书》提议可以考虑对未成年人采用特定犯罪处理办法(a specific offence of dealing),引入注意的是它的最高刑罚将比当前法院可判的最高刑罚更高;在父母或其他适当的成年人同意的情况下,将毒品检测规定扩展到不满18周岁的人;为滥用毒品(substance misuse)的青年人安排治疗服务咨询(referral to treatment services)。青少年司法局对青少年犯罪率的减少有重大影响。将青年的再犯率减少了14%是其主要成就。它的中心工作是帮助青年罪犯顺利回归社会。此外,《白皮书》还提到一些民间组织的努力功不可没。儿童基金(The Children Fund)帮助地方,为5—13岁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发展预防性战略(preventive strategy),该组织也为更大的孩子提供额外的支持;自1998年以来,稳妥起步计划( the Sure Start programme)已经在大多数贫困地区(deprived areas),为年轻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提供了一系列支持和帮助;家庭支持许可(The Family Support Grant)为民间组织(voluntary organisations)提供资金,支持父母发挥好作用。这包括支持父母战线(Parent Plus)经营全国免费帮助电话(a national freephone help line service),为父母提供服务。
  三、英国刑事司法改革的几点启示
  近年来,我国的司法改革已初见成效,但是,我国的司法改革还有待深入,许多深层次问题还没有解决。在这方面,英国的《刑事司法白皮书》也许能给我们一些有益的启示。
  (一)司法改革目标的设定方面:各国应根据本国实际,设立明确的价值目标
  各国司法改革的总体目标都是要实现公正与效率,公正与效率作为当代司法的两大主题也已获得公认。但是,由于各国的刑事司法传统和司法改革的时代背景不同,改革的方向和侧重点会有所不同。如前所述,英国这次所进行的司法改革,主要解决的是效率问题。英国之所以选择效率作为司法改革的目标,是基于英国传统上重视程序公正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益的保护,并为此制定了一系列复杂繁琐的程序和制度。历经数百年的实践,这些规定为保证英国司法公正的实现作出了贡献,但也逐渐暴露出不能迅速、有力打击犯罪的欠缺,这从英国公众对现行刑事司法“过于软弱”的评价即可窥得一斑。为适应当前打击犯罪和保障社会安全的需要,英国亟须提高司法体制的整体效率,实现司法的现代化。为实现这一目标,《白皮书》还列明了许多具体的改革措施,包括改革检警关系、改革证据规则等等。
  英国司法改革注重提高司法效率,但这并不意味着降低或放弃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益保障,单纯追求打击犯罪。曾有人形象地把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比作两轮车的两个车轮,并认为英国司法传统中保障人权的轮子太大,造成失衡。借用该比喻,笔者认为,英国的司法改革不是缩小对人权的保障,而是要通过权力的重新配置,提高司法效率,加大打击犯罪的力度,使之与保障人权的车轮相匹配,进而保持司法体制的平衡。
  和英国一样,我国的司法改革也应设定明确的目标。根据我国的实际,我国当前司法体制中急需解决的仍然是公正和效率两大问题。这是因为我国的刑事司法传统注重实现和追求司法的社会保障功能,在司法实践中仍欠缺程序公正意识。1996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特别是庭审方式的改革、严格规范程序、强调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保护,以及被害人也被置于诉讼当事人之列,并要求证人出庭作证等,对于实现司法公正,保障公民权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但书本上的法律与实践中的法律仍有很大距离,如对于控辩式庭审方式来说,十分重要的证人出庭问题在实践中就没有得到很好解决,证人出庭率始终在10%以下。加之制度上的不完善,如证据规则不健全都制约着诉讼公正的实现。而且,随着庭审方式改革的深入,效率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因此,我国的司法改革要解决的则是公正和效率双重问题。实现司法公正是司法改革的首要目标。司法效率是司法改革的又一基本价值取向。司法虽然不是以单纯追求最大利益为目的的经营行为,但在司法过程中,司法机关和当事人都要投入一定的人、财、物和时间,这就是所谓的司法成本;通过公正司法,迅速、有效地解决矛盾、纠纷的数量和质量,这就是所谓的司法效果。以最少的资源消耗,获得最大的社会功能,是现代司法的一个重要价值和追求。
  需要注意的是,英国这次司法改革基于“刑事司法体制的各个部分都独立发展,而机构之间总是不能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的现实,决定“保证审判和检察独立的同时”,引入改革措施,以促进刑事司法体制的联合。这说明强调刑事司法体制的联合,并不意味着对司法独立的完全否定,因为在历史上,英国司法传统一直强调并坚持司法独立的原则得到遵守。在实践中,各机关的独立性很强,并有一系列制度保证其得以实现,其中在法院独立和法官独立方面,更是突出。这一点同我国的实际情况是有区别的。我国的司法传统中,司法独立始终没有得到实现。因此,在我国司法改革中,除了公正和效率应作为我国司法改革的目标以外,司法独立也应作为司法改革的目标之一。
  司法独立作为现代法制国家的重要原则,不仅仅是宪法的宣言性标榜,更重要的是,在司法实践中,它是裁判公正的基础和前提条件。只有司法独立,法官才能成为中立的第三者。因此,司法独立是保障司法公正的重要条件。但我国的司法独立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司法独立有着本质的区别。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包括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由立法机关(即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产生,对其负责并受其监督。按照宪法和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规定,我国的司法独立主要相对于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公民个人而言。当前我国司法改革要实现的司法独立重点在于司法机关独立于行政机关,包括三层含义:首先是司法系统独立。司法机关自成体系,独立设置,不依附于任何行政机关。其次是人事独立。司法人员的任职资格、晋职条件、人事安排、职务升迁等,由法律专门规定,并与政府机关的人事制度相区分。再次是经费独立。司法机关所需的一切经费,由国库直接拨付,不受当地政府的约束。{4}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司法改革的目标,并要求“从制度上保证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
  (二)司法改革工作的领导方面:司法改革是一个牵涉到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应由一个权威性机构统一负责
  《白皮书》开篇即申明:英国的司法改革是一个连贯的、长期的战略。刑事司法改革不仅是简单的制度变革,在制度变革的背后更涉及对社会资源包括人力、财力、物力的重新调整和分配。为确保改革目标的实现,各机构的合作非常必要。为此,白皮书明确指出,设立一整套的机构,专门负责司法改革问题,由内政部牵头、大法官、警察机关、皇家检察院、地方法院、皇家法院、国家缓刑局、社区等方方面面参与,以保证改革的连贯性。为实现刑事司法改革的目标,英国还计划对刑事司法的机构体制进行改革,建立了由内政部主持,包括大法官和总检察长在内的委员会,确保改革方式的连贯;建立一个新的刑事司法信息技术组织,任命一个司法系统的信息技术部长,由他主持下级委员会,监督刑事司法体制中的数据传输和有效的管理。
  从全球性司法改革的环境下审视,当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在进行司法改革的活动,比如新西兰、澳大利亚、日本、中国的香港、台湾地区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和地区不仅有官办的司法改革委员会,民间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由此可知,设立专门机构已经成了各国司法改革中的一个必要步骤。
  自1997年10月,党的十五大提出司法改革以来,我国最高司法机关积极响应,在审判和检察两大领域认真规划并实施了一系列改革,其力度和广度为国人所瞩目,但客观地说,所存在的问题也不少。目前,我国的司法改革基本上还是由各部门自己搞,两大最高司法机关的改革很不协调,各自为政,有一定局限性和随意性;缺乏长期的统一规划和明确的改革步骤与方法,有时由于缺乏系统论证,还会因过于盲目而夭折。当然,对司法改革进行适当的试点是有必要的,但应在统一的部署下进行。更为关键的是,这种各部门自行其是的改革方式无法解决一些整体性问题,如司法机构之间的关系、独立行使司法权包括审判权和检察权所必须的人、财、物的保障等等,而这些往往是我国司法改革的困境所在。推进司法改革作为党中央的一项重大部署,提出至今已5年有余,但仍然没有制定全国统一的改革规划,改革的步骤与方法更是无从谈起,从而对司法改革的成效不能不产生严重的影响。
  可喜的是,我国已有专家学者对此予以关注。在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戴琦等全国人大代表还专门提出议案,建议成立国家司法改革委员会,全权负责全国司法体制改革进程。{5}戴琦等代表认为,目前中国司法体制改革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还没有触及深层次矛盾。而司法体制改革任务艰巨,应由国家统一领导。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现代的司法体制,保障司法公正,绝不仅仅是为了改进和优化各个司法机关的内部设置、工作程序和工作方法。这项改革影响深远、涉及面广,直接关系到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等司法机关和人事、计划部门等国家机关,需要通力协调。
  关于中国司法改革是零敲碎打,还是整体设计的问题,笔者倾向于后一种主张。因为司法改革是一项涉及面很广的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采取适当的步骤与方法。司法改革必然涉及司法机关之间和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的权力再分配。只有通过权力再分配,才有可能实现司法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司法效益的优化。而仅靠两大司法机关的各自改革,显然难以实现这一目的。
  因此,为进一步深化我国的司法改革,急需有一个独立的、具有高度权威性的国家司法改革委员会负责司法改革的整体推进。
  (三)实现司法改革目标的途径方面:公众的参与直接影响刑事司法体制的运行和司法效果,提高公众的参与度非常必要
  刑事司法体制存在的目的即是服务于公众。人们的理解、信任和能参与这个体制极其重要。为此,《白皮书》反复强调要使更多的人了解刑事司法、支持刑事司法、参与刑事司法,提高社区刑罚的效果。鼓励被害人、证人到法庭上积极作证,强调全体公民中提高担当陪审团成员的比例,希望有更多的人履行陪审义务。
  在这些保证普通公民参与司法的制度措施中,笔者最关注的是陪审团制度。在英国,陪审团适用于大多数案件,对CJS的贡献很大。但陪审团的征集程序(The process of calling juries)亟须改革,因为在最近的调查中发现:被召集服务陪审团的人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实际从事了服务,因为最近的调查表明15%的人没有出庭,38%的人被免除义务。每一名社会成员都有责任和义务履行陪审团服务。他们有权得到陪审员的尊敬,最小限度地打破他们的个人生活和工作的期望,感觉他们值得做出贡献。因此,我们必须改革陪审制度,确保作为陪审员提供服务的人能够得到更好的信息和建议的支持:建立一个新的中央陪审团召集机构(a new Central Jury Summoning Bureau,即 CJSB),以改良陪审程序的管理。如果个人有必须履行的重要义务,中央陪审团召集机构有权免除或推迟服务;承诺通过更好的案件准备和管理工作,减少陪审工作经常面临的延迟和打断;通过立法明确陪审服务的资格,凡年满18周岁、未满70周岁的、在英国居住5年以上(含5年)的人,只要没有刑事记录和精神病,都可以登记成为陪审团服务的候选人;保证陪审团广泛反映国家人口的种族背景,充分体现社区的多样性。此外,为了召集(calling)陪审团的目的,我们将投资于新技术,以保证CJSB可以得到最新的社区人口记录。
  正如白皮书所言,缺少公众参与的刑事司法体制是很难有效运转的,我们在司法改革中,也应该注意通过一系列制度措施,保证每一个人都能通过有实际意义的途径,接近司法,了解司法,参与司法。与英国相比,我国的刑事司法中,公民的参与更少,社区的参与基本谈不上。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民可以通过担任人民陪审员主动参与到刑事司法中。但目前人民陪审员制度的实施流于形式,不仅人民陪审员在人员构成方面缺乏社会各阶层的代表性,而且在实际履行职责时,也往往是“陪而不审”,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扩大公民担任陪审员的比例,提高公众在刑事司法中的参与度,增强司法的可接近性(accessible),具有重要意义。具体地说,就是在原有基础上,继续提高担任陪审员的人数比例。人民陪审员制度要求“在开庭前从选民中随机地选出一定数量的陪审人员,让他们以无记名投票和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对案件中的重要证据是否采用和案件的最终定性发表意见,参与案件的审理,法官不对案件的性质和重要证据是否采用发表意见,只考虑审判的程序组织和采纳陪审团的定性意见依法量刑和判决。”{6}在资格方面,陪审员只要具备一个正常人的常识即可。因为,任何案件的审判都必须首先查清事实,这是法官作出判决的前提;而查清事实主要又来自人们对证据的判断,这是不需要专业法律知识的,它需要的是人们对常理的认知和对一般事件前因后果符合逻辑的推理,这些常识是普通公民都具备的。
  提到公民参与刑事司法,有一点不能不提,那就是目前中国的刑事司法的不透明问题,这极大地阻碍了公民了解司法和参与司法。因此,要真正达到全民司法,中国的首要问题是增强司法过程的透明性,推进司法公开,以公开促公正。因为“没有公开则无所谓正义”。{7}司法公开,既包括审判公开,也包括检察公开;既包括对社会公开,也包括对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公开;既包括司法过程公开,也包括司法结果公开;既包括司法活动公开,也包括司法文书公开。客观地说,司法机关一直在促进司法公开方面作努力,在法院方面,人民法院实施了公开审判制度,除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这既是审判公开,也是审判过程的公开;还有选择地向社会公布案件的判决书和裁定书,这是审判结果的公开;在检察机关方面,全国检察机关进行的检务公开,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2000年检察系统加大了对举报人的保护和奖励力度,进一步完善了“检察长接待日”和“举报宣传周”制度。检务公开使许多人对检察机关的职权、部门设置、受案范围、执法程序等有所了解;人们明白了对民事、行政判决不服还可以通过检察机关抗诉,知道了该立案而公安机关不立案还可以找检察院申诉。在公安机关,部分地区也实行了“警务公开”。
  应该强调的是,增强司法的透明度,不只是实现司法改革目标之所需,更是当前形势之所迫。加入WTO迫切要求改变我国司法的“不透明”或“半透明”状况。因为 WTO规则是一种很彻底的法制经济,对司法审判的要求很高,可以概括成三句话,即高透明度原则、司法统一原则和非歧视性原则。中国在加入WTO过程中已作出承诺,必须加强法制的透明度,所以在执法中曾有过的暗箱操作时代将一去不返。要真正、有效地实现司法改革的目标,仅有司法机关的努力还不够,公众的力量也很重要。提高公民在刑事司法中的参与度,就是让公众置身于司法之中,既有利于法律知识的普及和宣传,在客观上也是对司法机关工作量的分担,还有利于司法效果,何乐而不为?
  (四)在司法改革的保证方面:信息化技术在司法体制现代化中的作用不可低估
  《白皮书》在列举英国传统司法体制中存在的问题时,把缺乏现代的信息化网络支持(The Lack of modem IT)作为其中的重要方面,认为IT技术的应用是现代、联合的司法体制得以快速、有效地实现正义的基础。加大信息技术在刑事司法领域的应用,对于提高案件质量,提高效率和服务质量都是十分必要的。一是有利于提高案件质量。有关保释、指控、辩诉双方行为的决定都能建立在获取充足信息的基础上。对于不同机构来说在作出决定时信息都是至关重要的,但现在通常却是有时想得到的信息得不到,或得到的信息格式不对。二是有利于提高效率。案件在司法移送的过程中,不同部门会需要相同的信息。没有好的技术支持信息传送,会因延迟、没必要的支出、不连贯或低效而使系统陷入困境。而且,不正确的信息将导致庭审中的案件失败,或一项刑罚无法执行。三是有利于提高服务质量。在司法体系中,无论是案件的受害人还是证人,陪审员还是法官,都期待有一个会及时作出反应的服务系统。因此,信息开发和传递技术是至关重要的。为此,英国在刑事司法改革方面强调要提高信息化技术的应用,拟投入6亿英镑,在2005年以前,实现刑事司法信息(CJS IT)系统的现代化,将现有的司法机构的内部网链接起来,更新系统,实现三项重要功能:一是2003年确保刑事司法体制中的工作人员能安全地互发电子邮件(secure email between CJS practitioners by 2003);二是2005年实现案件数据的电子交换(electronic exchange of case data by 2005);三是2005年实现被害人网上跟踪了解案件进展(case tracking for victims of crime by 2005)。为实现上述功能,英国于2001年12月创建了刑事司法信息系统(Criminal Justice Information Technology简称CUT)主要为刑事司法体制中的3个主要机构,英国的内政部、大法官和总检察长办公室(Home Office,Lord Chancellor and the Attorney General's Departments)服务。创建的目的就在于实现司法体制的现代化(a modernised Joined up Criminal Justice System)及司法体制各机构间的合作。刑事司法信息系统要实现的主要功能就是司法信息交换,在信息交换系统中将确保所有注册的刑事司法信息的安全,使司法领域的工作人员能够共享存储在刑事司法体制各个组成机构中的信息,使各司法机构能够安全地通过电子方式共享案件信息及网上跟踪案件办理情况,从而提高刑事司法领域各部门间的办事效率。其实上述功能的技术途径,主要是通过将刑事司法机构各内设的IT系统通过交换系统连接起来,以确保在2005年前能实现网上共享案件信息及实现案卷(a virtual case file)的网上传送。
  信息化作为当今世界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一大趋势已在世界范围内赢得广泛共识。我国司法机关近年来也充分认识到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的重要性,十分重视信息技术在司法工作中的应用,并制定了一些具体的规划。最高人民检察院将科技强检工作作为检察改革的重要内容,在《检察改革三年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出“以计算机技术为核心,初步实现办公自动化和办案自动化”,并先后制定了《全国检察系统信息化建设规划纲要》、《全国检察机关一级专线网数字化改造实施方案》等文件。2000年制定的全国检察信息网络系统建设的阶段性目标是:在二三年内,建设一个高效、实用、经济的、“三网合一”的、由全国部分大中城市组成的综合信息网,集中语音通信、计算机数据远程网络传输和网络电视电话会议三项主要功能;全国各级检察机关通过专用通信网和计算机网络,实现检察业务、办公事务、综合管理事务的计算机网络管理。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十五”期间全国法院计算机信息网络系统建设的总体目标是:各级人民法院建设计算机局域网,进行审判流程管理、审判辅助管理、司法档案管理、司法统计管理、办公和司法行政管理等,逐步实现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和各项工作的计算机化管理;全国法院系统建设计算机广域网,实现审判信息和其他管理信息的交换、资源共享。有条件的法院可以在计算机网络建设的基础上,探索实现远程调档取证、异地诉讼办案等功能。并要求2003年底前,各高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基本建成计算机局域网,通过验收并与最高人民法院广域网互联;2005年底前,基层人民法院基本完成计算机局域网建设,通过验收并与最高人民法院广域网互联,有条件的人民法院可以提前进行建设。{8}
  公安、检察、法院及其他司法行政部门分别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提高信息化技术在办公和办案中的应用,取得一定的成果。但信息化技术在我国司法工作中的应用方面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即公、检、法等司法行政部门的内部网各自为政,自行开发和管理、应用。信息资源即使是同一案件的也无法共享,在刑事司法的不同诉讼阶段,相同的案件信息要重复进行录入、整理,在同一司法机构或同一系统内部也存在着不同部门自行研制开发不同的办公办案软件,且相互无法链接,导致信息资源在同一机构或系统内部也无法实现有效共享。而信息化的实践表明,信息化建设是一个耗资巨大的过程,应贯穿着标准化和规范化,否则人力、财力、物力上的浪费将是惊人的。因此,在公、检、法等各机构内部网的建设过程中,应从长远的发展考虑,注重采用同样的标准或规范,以便于将来各内部网有机而安全地链接,从而确保信息资源共享,最终实现网上案卷传送,真正提高办公、办案效率。在此方面,英国的司法改革,特别是其信息化技术的应用方面的经验和教训无疑是有借鉴作用的。
注释:
  {1}本文所引用英国司法改革资料源于英国内政部在因特网上发布的英国司法改革白皮书《所有人的正义》(Justice for All),见 http://www. cjsonline.gov.uk。
     {2}所谓监禁+(可读为:监禁加)是试图将所有应判12个月以内的监禁刑都由3个月的监禁附加一定时期的强制性的社区监控所取代。而监禁-(可读为:监禁减)则是一种新的缓刑(suspended sentence)方式,即短期监禁在2年内可不执行,代之以社区刑罚,但一旦违反社区刑罚的规定则随时可能被收监。新的间断性监禁允许被监禁者周末服刑,而在其他时间继续工作和维持家庭联系。
     {3}社区宵禁是英国1999年引入的一种新社区服刑方式,要求短期监禁刑罪犯在刑期的最后2个月以电子监控方式保证每天至少9个小时在社区服刑。过去的3年有超过44,000人被释放,其中只有2%在社区宵禁的服刑期间犯罪。2002年3月开始实施新的社区宵禁计划。除非有明显的理由反对,该计划允许对3至12月刑期的罪犯适用社区宵禁,但是,重案、涉毒案件和有性犯罪记录的罪犯除外。当罪犯在回归社区的过渡期间,社区宵禁赋予地方当局严密监视罪犯的权力,因而是一个重要实现重新安居(resettlement)的方式。
     {4}谭世贵主编:《中国司法改革研究》,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38~41页。
     {5} http://www.sina.com.cn2002年3月14日。
     {6}李肖霖:“公民陪审团制度与实现审判公正促进司法公正”,中法网BBS。
     {7}[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梁治平译,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48页。
     {8}参见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检察系统信息化建设规划纲要》、《全国检察机关一级专线网数字化改造实施方案》及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计算机信息网络系统建设管理规定》和《人民法院计算机信息网络系统建设规划》等相关文件。
出处:《刑事法判解》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