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刑事文苑>>学术文章
纪念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教授
乌尔里希·齐白,周遵友
上传时间:2017/9/14
浏览次数:209
字体大小:
  位于德国弗莱堡(Freiburg)的“马普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创始人及其首任所长、弗莱堡大学退休教授、卡尔斯鲁厄(Karlsruhe)高等法院前法官以及长期担任《整体刑法学杂志》主编的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教授(Hans-Heinrich Jescheck)于2009年9月27日与世长辞,享年94岁。他在马普协会、弗莱堡大学、卡尔斯鲁厄高等法院、整体刑法学杂志社的同事们,以及马普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访问学者们,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刑法学者们,都对这位德国与外国刑法学界的泰斗、最高级别的本国与国际奖章的获得者以及在“二战”后把德国刑法引回国际社会的学者,表示哀悼。
  一、耶赛克教授的生平
  (一)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于1915年1月10日生于普鲁士西里西亚省利格尼茨(Liegnitz),也就是如今的波兰莱格尼察(Legnica)。他于1933年至1936年分别在弗莱堡、慕尼黑和哥廷根大学攻读法律,1937年始服兵役,之后通过第一次国家司法考试,并于1939年起在图宾根大学师从博士导师埃杜阿德·凯尔恩(Eduard Kern),在他的指导下研究法学教育问题。
  “二战”期间,他在波兰、法国和苏联多次负重伤,他在住院以及长假期间完成了短暂的司法实习。尽管条件艰苦,他还是于1943年在德累斯顿通过了第二次国家司法考试。在法国战俘营被囚禁期间,他为战俘营大学讲授刑法,并为德国战俘编辑新闻简报。作为法国的“德国战犯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他早年就参与了德法两国的和解行动。在此期间,他通过对纽伦堡审判的新闻报道,以及通过与法国著名政治家和教授们的接触,建立了国际刑法与比较刑法领域内的联系,这些联系促使他对纽伦堡审判进行研究,这也成为他以后科研工作的重点。
  (二)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在战俘营度过两年之后回到德国,从1947年起在巴登州弗莱堡中级法院、从1949年起在卡尔斯鲁厄高等法院弗莱堡分院担任法官,从事民事和刑事方面的审判工作。同时,他还在撰写他的教授资格论文。也是在此期间,他的发妻西尔维亚·耶赛克博士不幸去世。尽管受到命运的打击,他还是于1949年在其博士导师埃杜阿德·凯尔恩的指导下完成了题为《国际刑法上的国家机关的责任:纽伦堡审判研究》的教授资格论文,此文至今仍有现实意义。{1}
  1949年至1952年间,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除了担任法官外,还在图宾根大学担任讲师。在那里,阿道夫·徐恩克让他参加了国际比较法大会。曾因纳粹问题被迫终止资格的德国比较法协会在此次大会上得以重建,从美国归来的艾恩斯特·拉贝尔(Ernst Rabel)也在这个大会上作了题为《当今世界比较法学的任务》的演讲。在此期间,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当上了德国比较法协会的秘书,并于1953年至1973年间担任该协会刑法分会的负责人。在阿道夫·徐恩克的提携下,他于1952年成为国际刑法协会德国分会的两位秘书长之一。
  1952年,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被巴登州司法部派往位于波恩的联邦司法部,并在那里被任命为高级官员。为了给欧洲军事力量制定一部统一的《军事刑法典》,他曾代表联邦司法部到巴黎参加关于成立欧洲国防联盟的谈判,但这些谈判均以失败告终。他认为,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欧洲在比较法研究方面准备不足,而且缺乏进行统一立法的法律基础。参与拟议中的《欧洲军事刑法典》的工作为他积攒了比较法上的经验,并启发他在1953年的慕尼黑刑法教师大会上作了一篇题为《跨国共同体的刑罚权》的演讲。{2}
  受联邦司法部之托,他还于1954年至1959年间担任了为因应德国刑法整体改革而成立的刑法大委员会(Grol?e Strafrechtskommission)的委员。这个委员会的工作以全面的比较刑法学研究为基础,于1962年结束,最终成果为政府提交的《1962年刑法典草案》。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后来将在该委员会的工作视为自己进行刑法学研究的超级研讨课程。他在这个委员会里结识了战后德国伟大的刑法学家,特别是威廉·格拉斯(Wilhelm Gallas),这些都是他今后撰写刑法总论教科书的重要原因。
  (三)在比较法学家和刑法典评释家阿道夫·徐恩克英年早逝后,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于1954年接任了弗莱堡大学的刑法、国际刑法与比较刑法教席,还接任徐恩克于1938年成立的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室(Seminar für ausl?ndisches und internationales Strafrecht)的主任。不久,他就将该研究室转变为巴符州资助的一个公立基金会。
  1954年,他在弗莱堡大学举行的就职演说中谈到了《比较刑法学的发展、任务和方法》。{3}在教学中,他认为刑法教义学和实践的联系至关重要,于是他就通过参观监狱、青少年援助机构以及社会服务机构的方式向学生们传授知识。教师的成就也往往是通过其众多成功的学生表现出来的,这些学生要么是大学教授,要么在司法和行政部门担任要职。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教授就有汉斯-约阿希姆·贝仁德特(Hans- Joachim Behrendt)、格哈特·格雷宾(Gerhardt Grebing),约阿希姆·海尔曼(Joachim Herrmann)、佩特·胡乃菲尔特(Peter Hünerfeld)、尤斯图思·屈姆派尔曼(Justus Krümpelmann)、鲁道夫·拉伊宾格(Rudolf Leibinger),克劳斯·莱茨古斯(Klaus Letz- gus)、约尔根·迈耶(Jürgen Meyer)、莱因哈特·穆斯(Reinhard Moos)、迪特·沙夫玛伊斯特(Dieter Schaffmeister)、奥托·特夫特尔(Otto Triffterer)、提奥·福格勒(Theo Vogler)和托马斯·魏根特(Thomas Weigend)。{4}
  在弗莱堡大学的学术管理上,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曾于1962年至1963年间担任法律系主任,1965年至1966年间担任校长。他还在1956年至1970年间兼任卡尔斯鲁厄高等法院法官,并应邀到巴黎大学用法语讲授了几个学期的课程。尽管有来自科隆大学和波恩大学的聘任邀请,他对母校弗莱堡大学忠贞不渝。直到他九十大寿时,他还经常地积极参加弗莱堡大学的教授会,这令他的同事们感到高兴。
  (四)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工作重心是他从阿道夫·徐恩克手中接过来的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在他的努力下,该所于1966年加入马克思·普朗克科学促进协会(简称“马普协会”——译者注),该协会任命其为该所第一任所长。{5}之后,他在马普协会担任人文科学部主任,并参加了各种管理委员会。在马普协会的支持下,他于1970年在本所的刑法学和比较刑法学之外增加了一个犯罪学部门。犯罪学部门由其同事古因特·凯赛尔(Günther Kaiser)组建,并自1997年起由凯赛尔的学生汉斯-约克·阿尔布莱希特(Hans-J?rg Albrecht)担任该部门的负责人。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认为,刑法学应当从一个纯粹研究规范的学科发展成为一个双轨制的学科,即该学科不仅要研究法律,而且要研究“生活事实”(Realien des Lebens)。他用一句通俗易懂的话解释了他所提出的“一个屋檐下的刑法学与犯罪学”的理念:没有犯罪学的刑法学是盲目的,没有刑法学的犯罪学是无边的。{6}1978年,本所搬到了黑森林脚下的一栋新楼里,该楼成为国内外许多刑法学者的第二个家。到1983年他退休时,本所已发展为一个世界领先的研究中心,并成为一个世界各地的刑法学家和犯罪学家聚会的场所。
  在建设马普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期间,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非凡能力对于建立和发展国际联系功不可没。他熟练地掌握拉丁语、希腊语,还可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荷兰语顺畅地交流专业问题。他对听者和外国法律的兴趣总是溢于言表。经过自己的活动和接触,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在“二战”后再次把德国刑法学带入国际刑法学界。1953年,在罗马举行的国际刑法协会第七届大会上,“德国顺利回归刑法学家的世界组织”{7}也为他于1979年至1989年间担任国际刑法协会主席以及之后当选荣誉主席奠定了基础。他还是位于日内瓦的“国际法学家委员会”的成员,并且担任“德国比较法协会”主席长达十年。
  对于弗莱堡马普所来说,这些工作和联系至今仍然具有重要意义。马普协会提供的经费让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扩大了图书馆,该馆因为拥有超过40万本图书、订阅大约1500种各国期刊而成为世界范围内关于刑法学和犯罪学的最大图书馆之一。现在每年都有几百名外国访问学者来本所调研。在九十岁髙龄时,汉斯_海因里希·耶赛克不仅接待来本所访学的众多旧友,而且接见许多博士生,并为他们指点迷津、鼓劲加油。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一直都是本所的宝贵顾问,他以自己积极参与推动着本所的发展。基于对后辈的关心,他对2007年成立的“国际马普比较刑法研究院”以及本所于翌年成立的另一个犯罪学研究院也充满了喜悦。本所在他九十大寿研讨会上的祝福是发自内心的:“当我们在所里见到您时,就看到了一个激励着我们的榜样。我们这里的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不仅是指工作人员,还指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8}
  (五)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对于国际刑法学的伟大贡献,以及由他搭建的通往世界的桥梁还体现在他所获得的各种荣誉博士学位中。这些学位分别来自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大学、葡萄牙的科英布拉大学、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大学、德国的格莱夫斯瓦尔德(Greifswald)大学、希腊的雅典大学、奥地利的林茨大学、意大利的都灵大学,以及日本早稻田大学、韩国成均馆大学、秘鲁的圣马丁(San Martin de Porres)大学、比利时的天主教鲁汶大学以及匈牙利的罗兰(E?tv?s Loránd)大学。他还是国内外许多科学机构的成员,以及德国联邦大十字勋章、西班牙司法勋章、奥地利大金质勋章以及国际社会防卫协会贝卡利亚奖章的获得者。这些奖章都旨在奖励伟大的研究人员以及杰出的科学成就。
  二、耶赛克教授的学术贡献
  (一)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研究工作范围宽、力度深。他总共写了大约600篇作品,重点为刑法总论的所有部分(特别是制裁法与保安处分法),分论部分的各种犯罪、刑事诉讼法、法律援助、国际刑法和欧洲刑法。{9}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是一位杰出的德国与国际刑法教义学家,而且他的著作中还包含了众多外国法律制度及其比较研究,以及法哲学、法制史、犯罪学和刑事政策等方面的内容。他不仅本人发表作品,还广泛地从事主编活动,比如他长期负责出版和主编《整体刑法学杂志》,以及把含有丰富传统内容的外国刑法典翻译成德语并汇编出版。当初,这些外国刑法典汇编曾被《整体刑法学杂志》创始人弗兰茨·冯·李斯特(Franz von Liszt)与阿道夫·多侯(Adolf Dochow)于1881年作为该杂志第1卷的增刊而出版。{10}
  他的全部科研著作被收入2005年最新的一份作品目录中。{11}他的重要作品都收录在《服务于共同体的刑法》(1980年)和《1980年至1998年作品集》(1998年)这两部作品集中。本文不宜详细评价这些内容广泛的作品。因为我对作品进行了挑选,所以这种评价不可避免地带有主观性。以下我就只对三个重要方面进行论述:他的刑法总论教科书、他的全球性视野,以及他关于刑法学与犯罪学之间关系的论述。
  (二)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刑法总论教科书》是一部了不起的德国刑法学和国际刑法学著作,此书被翻译成西班牙文、日文和中文。该书于1996年出版了第5版,该版是他与弟子托马斯·魏根特合写的。{12}这本书与其他著作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即通过比较刑法学、犯罪学与刑事政策方面的内容丰富了刑法教义学。刑法教义学的根基主要包括责任原则(该原则把行为人理解为一种具有自身特点和命运的具有人性的灵物,而不只是归责因素的最终目标)、个人不法论(该理论必须建立在控制着客观事件的意志上,不应包含主观主义的过度行为)以及人道的制裁制度(该制度应从其社会功能来看待,并由实证犯罪学知识来充实)。{13}这本内容丰富的教科书的特点是方案切实可行,系统安排合理,思想脉络清晰,语言表达准确,概念构造明晰。这些也是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所有作品的特点,体现出了一个伟大的学术导师的风格。这种风格能够向其学生和外国学者精确传达作品的内容,而不至于使答案被湮没于模糊的概念之中。基于他的这种面向基本问题的立场,这本书在其最新版出版10年之后也尚未失去其意义和魅力。对于外国读者来说,尤其如此。{14}
  (三)除了教科书,在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研究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是国际法学,这一研究领域主要包括比较刑法学、国际刑法教义学、国际刑法学以及欧洲刑法学方向。{15}这些方向不仅共处于一个专题领域,而且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凡是把对不同解决办法的评估作为比较刑法学,以及谨记这些重要评估标准的人,那么正如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那样,他就掌握了——尤其是在融入了“生活现实”的比较法学的基础上——国际刑法学和欧洲刑法学上的令人信服的刑事政策上的建议。同时,这些建议也就为他根据现行法推导出两种法律规范中的一般法律原则。{16}
  因此,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把国际法学的研究重点放在比较刑法(Strafrechtvergleichung)上。比较刑法既是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也是一种核心的研究方法。他于1954年发表的就职演说从根本上分析了比较刑法学的发展、任务和方法。以这篇演说稿为题而出版的小册子至今仍是一部关于比较刑法学的优秀的入门作品。{17}作为研究对象与(尤其是)研究方法的比较刑法学是众多的研究工作、本所项目以及博士论文的基础。由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主持的本所研究工作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审前羁押、刑法学的来源与文献、再审、罚金刑、检察制度与自由刑。{18}这位伟大的比较法学家的研究领域还涵盖若干单个作品,比如论文《伊斯兰与西方刑法学:相似与差异》。{19}
  通过比较法学的研究,他也奠定了国际刑法教义学的根基。刑法学的这种“普世语法”(universale Grammatik)的发展不仅融入他的刑事政策课题中,也是他的比较法概念中的组成部分,而该概念认为,对比较结果的批判性评估也应是在进行法律比较。普世的刑法教义学的理念是由其同事汉斯·约阿希姆·黑尔希(Hans Joachim Hirsch)恰如其分地总结出来的。{20}这种理念巩固了国际刑法与欧洲刑法,从而在未来时期继续具有重要意义,所以现在也是弗莱堡马普所进行比较法研究的重点。{21}
  在他从事的国际法领域的活动中,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通过其1952年出版的教授资格论文、众多的其他文章以及范围广泛的政治活动极大地推动了现代国际刑法学的发展。作为法国战俘营的一名通讯员,他曾亲历了纽伦堡审判过程。受此启发,奠定了他国际刑法学的这样一种观念,即国际刑法学不应是军事冲突中获胜者的法律,而应是普遍的、全球直接有效的法律。在这里,他的观点不同于“国家行为原则”(Act-of-State-Doktrin)。{22}因此,他呼吁一种普世的法律基础,以便对那些严重侵犯国际社会独立法益的行为进行审判,从而不再把保护个人的责任推给其本国。国际刑法学应当对所有冲突各方与所有人员(包括国家机关)有效,应当对领导人员规定特别的责任,这种责任既不可通过将其认定为国家主权行为、也不可将其解释为对领导者命令的执行而被免除。在筹建一个独立的国际刑事法院的过程中,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看到了“国际刑法上的王冠”。{23}国际刑法在冷战期间受到抵制,即便如此,他也从未放弃过对一般国际刑法学的希望。他与当时的秘书长M.谢里夫·巴西奥尼(M. Cherif Bassiouni)一起在国际刑法协会框架内,以及在其他组织架构内顽强地战斗。{24}在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暴行之后,他的这些思想变成了现实。在联合国安理会分别于1993年、1994年创立两个国际性的刑事法院ICTY(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和ICTR (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之后,一个名为“国际刑事法院”(ICC)的永久性机构在110个国家批准条约的基础上成立。因此,国际刑事法院的当前发展也是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国际刑法思想和理念的胜利。阿尔宾·埃塞尔及(Albin Eser)于1982年至2003年间是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继任者,从而能够在理论上和实践中继续发展其前任的愿景。{25}如今,在本所分别于2007年和2008年成立的两个国际刑法研究院里,许多博士生研究国际刑法中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根基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已经由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奠定下来。
  除了比较法学和国际法学研究工作外,这位“刑法跨国发展的先驱”{26}也是德国最早从事欧洲刑法学的刑法学家之一。在1953年慕尼黑刑法教师大会发表的题为《国际共同体的刑罚权》演讲中,他只接受欧洲层级上的一种对实践而言颇为重要的秩序或行政刑法学。这里,他没有为未来设置一种普通意义上的欧洲刑法学,因为这种欧洲思想不具有19世纪关于民族国家的思想的力量。{27}1991年,他积极评价了欧洲各国的刑法和罚金法,认为这些统一的法律保护着共同体的利益。{28}在他的后期论文中,他对欧洲的发展怀着批评的态度,但是对这种发展的批评又有所区别。一方面,这位雄才的学者意识到,“在刑法中总是存在着一种共同的欧洲基本信念,它自中世纪结束时就是作为‘欧洲共同法’(Jus Commune Europaeum)从意大利和西班牙向欧洲所有大学传播,然后经过当代的比较法再次被激活”{29}。另一方面,他又看到了各国的法律文化濒临灭亡,还特别指出了欧洲刑法受制于辅助性原则,而该原则后来经由《里斯本条约》规定下来。作为务实家,他还是承认未来刑法的欧洲化趋势不会停止。他认为对欧洲刑法进行研究是马普所未来的重要任务{30},而该所现在仍然将其作为一种核心重点。《里斯本条约》给欧洲刑法的发展带来新的空间,然而不幸的是,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再也无缘继续积极参与欧洲刑法的未来发展。{31}
  (四)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进行的国际法上的研究课题与研究模式在当时经常是极为前沿的。在研究方法方面,他所提出的刑法学与犯罪学相结合也是非常前沿的。由于上述“一个屋檐下的刑法学和犯罪学”的概念的提出,在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古因特·凯赛尔(Günther Kaiser)领导下的弗莱堡马普所里诞生了优秀的比较法学和犯罪学成果,这些成果涉及企业司法、检察官与警察、自由刑、罚金刑、自由刑执行、经济犯罪以及通过访谈受害人而对犯罪黑数进行的分析。{32}
  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对跨学科研究的开放态度,以及他对未来发展的前瞻也体现在其他方面,比如他早在1992年就提出了计算机犯罪的问题,2005年还为应对计算机科学的挑战而提出本所的未来研究方向。{33}对于这位在哲学、历史和文学领域也颇有造诣的学者来说,跨学科研究是李斯特提出的“整体刑法学”的组成部分,这种刑法学不仅包括犯罪学,还包括历史、哲学、社会科学、(法)医学以及计算机科学等。
  所有这些都表明,在社会变革的大背景下,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早已认识并影响了国际刑法的根本变化。在选择研究课题以及研究方法上,他不愧是一个预言家。
  (五)事实上,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代表着一种古典的自由与保守的立场,这样来描述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他追求一种理性的刑事政策,这是李斯特及其“马尔堡计划”所倡导的刑法的目的论。但是,他的功利主义受到了人道主义、自由主义以及(特别是)责任原则的限制。{34}他呼吁道,“在当今的刑事政策危机中,罪犯与社会实行和解的理想不应破灭,而应通过遵守一种中间路线得以实现,并且通过实际预防而被巩固。”{35}他的弟子鲁道夫·拉伊宾格在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七十大寿之际将其这一立场清楚地表达出来:“个体的责任(individuelle Schuld)和个人的答责(pers?nliche Verantwortung)被认为是保障个人自由之刑法的基础。为了实现其确保和平的功能,刑罚必须满足社会对正义的渴望。这种刑罚不会在从轻承担刑事责任后而消灭,它也不可仅被用作分配正义的命令而不考虑犯罪者的人道主义答责。”{36}在此基础上,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能够成为在他所参与而由政府提出的《1962年刑法典草案》与德国刑法教授提出的《1966年刑法典选择草案》之间的协调人。他影响了此后的立法,以及许多国内外的改革法,他在88岁高龄时还为捷克的《新刑法典草案》出具专家意见,这便是最近的一个例子。{37}
  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主要致力于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Gustav Radbruch)所倡导的一种更好的刑法。正如他于2005年在其九十大寿研讨会上曾经说过的那样,他认为“这是一种别的东西,它比刑法要好,只以‘最后手段’(ultima rati)原则为限。”{38}以下例子也有说服力。2006年,也就是在他92岁高龄时,曾有三位西班牙和南美访问学者在他定期举行的会客时间,询问他对年轻法学生有什么最重要的忠告。他在此提到了他的刑事政策的两个原则尽可能少的刑法,尽可能多的社会帮助”;“对于自由刑来说,它只能作为最后手段,也只能对符合法律的要件行为处以该刑。”{39}通过这些原则以及他的作品中丰富的刑法教义学,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在德国刑法教义学和德国刑事政策基础上为其“世界桥梁”(Bruecken in die Welt)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有了这座桥梁,这位伟大的刑法教义学家、刑法比较学家以及(特别是)刑法政治家为了使这个世界更加公正和人道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比如,他在九十大寿之际还指出,在其他许多国家,自由刑已被罚金刑和其他方式所替代;尤其是德国,在全部被判刑的成年人中,自由刑只占18%。{40}纽伦堡战犯审判程序中的占领法和国内法最终发展成为国际刑事法院制度。{41}他还为国际刑法做出了贡献,这种国际刑法反对无罪文化,反对违反基本人权的最严重罪行,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和人类安全。当他在六十大寿时回顾这一发展时,仍颇为满意。可以肯定的是,他通过自己的研究、学说、无数演讲以及(特别是)教科书共同在国内外塑造了一代法学家。所有这些都表明,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作为一名学者和一名教师为人类社会和这个共同体做出了多么大的贡献。
  三、耶赛克教授的品格
  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巨大成功不仅源于他的丰富知识、他的分析技能,他的清晰的表达,还源于他独特的人格和魅力。他具有负责、勤勉、坚毅、可靠和正直等方面的杰出品格。他以自己的全面教育、丰富知识和旺盛精力感染着曾经与他交谈的国内外学者,他还以自己的热情和对听者的持续耐心赢得人心。对本所工作人员和访问学者,以及他的学生来说,与这位登山爱好者以及酷爱滑雪者共同在黑森林里的散步都将永远留在记忆中。在他的录像课上,他还让本所的员工和访客一同经历他的旅游活动。国际刑法学会现任主席何塞·路易斯·德拉奎斯塔回忆起自己早年(即1981年)在本所的情形这就是所长的风格,这种风格当时在本所的每个角落弥漫着。这是一种热心,这种热心在每次谈话、每次为外国博士生举行的研讨会、在每次科研活动上,以及他的录像课上,都随处可见。”{42}作为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的接班人,笔者在本所工作的最初几年,与他进行的推心置腹的交谈都将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之一。2009年9月,也就是在他去世前几天,国际刑法协会第十八届世界大会公布了“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奖”{43},并第一次颁发该奖。这次世界大会以及其后在土耳其三所著名大学举行的研讨会都一致表明,世界各地的刑法学者对他是多么亲近,多么爱戴。毫无疑问的是,这位“百岁大师”{44}不仅是德国刑法学界和全球刑法学界的泰斗,也是许多人的好朋友。
  对他来说,他在本所进行的科学研究,他在弗莱堡大学所做的教学工作,他在国际刑法学会进行的国际合作,以及他的各国友人都非常重要。他也把从事这些活动所需的力量用于经营自己的家庭。现在,这个家庭里已经有了许多孙子和重孙。他的伟大成就离不开他的妻子丽瑟劳特·耶赛克(Lieselotte Jescheck)的帮助。妻子于2008年去世,这让耶赛克很伤心。之后,他也表示希望像爱妻一样在最亲近的家人范围内举行葬礼。弗莱堡马普所尊重他的遗愿,接受他家人的请求,在他被安葬之后才将其去世的消息公布于众。为了纪念本所的这位创始人,我们将于2010年与弗莱堡大学法律系一起共同举办一次国际学术研讨会。
注释:
  {1}耶赛克(Jescheck):《国际刑法上的国家机关的责任:纽伦堡审判研究》,1952年。
     {2}耶赛克:《整体刑法学杂志》第65卷(1953年),第496—518页。还可参见发表在该刊同一期上的论文《欧洲防御共同体的刑法》,第113-131页。
     {3}耶赛克:《比较刑法学的发展、任务和方法》,1955年。还可参见耶赛克、凯赛尔(Jescheck/Kaiser)主编:《以比较作为方法的刑法学与犯罪学》,1980年;以及齐白在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九十大寿研讨会上的发言,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Sieber/Albrecht)主编:《一个屋檐下的刑法学与犯罪学》,2006年,第78—151页。
     {4}参见由福格勒(Vogler)及其学生主编:《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七十大寿祝贺文集》,1985年。
     {5}关于本所的早期历史,参见耶赛克:《弗莱堡马普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1938年至1963年》,1963年。
     {6}参见耶赛克,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见注3),第152—160页(特别是第154页);耶赛克、凯赛尔:《以比较作为方法的刑法学与犯罪学》,1980年,第2页。
     {7}可见耶赛克,载希尔根多夫(Hilgendorf)主编:《自我描述下的当代刑法学》。
     {8}齐白,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一个屋檐下的刑法学与犯罪学》,2006年,第3—5页(特别是第3页)。
     {9}此外还有关于违反秩序法、自由刑执行法、青少年刑法、宪法、民事诉讼法、军事刑法、高等教育法以及法学教育与教学资料法。
     {10}参见齐白,载艾娃·魏根特(Eva Weigend):《波兰刑事诉讼法典》,载《德译外国刑法典汇编》第115卷,2004年。
     {11}由约哈娜·波希(Johanna Bosch)(负责至1999年部分)和约哈娜·仁查诺(Johanna Rinceanu)(负责至2005年部分)。
     {12}耶赛克、魏根特(Jescheck/Weigend):《刑法教科书总论》(第5版),1996年。
     {13}耶赛克,第4版前言,1988年。
     {14}《刑法典维也纳评释集》第2版的编排方针这样说德国文献中总是引用徐恩克、施罗德(Sch?nke/ Schr?der)以及耶赛克、魏根特的教科书。”[参见穆斯(Moos),载括克、穆斯(K?ck/Moos)主编:《服务于刑法,服务于人》,1998年,第23—50页(第36页)。]
    {15}此外还有《欧洲人权公约》、《刑罚施行法》、法律援助以及国际刑法协会的历史等问题。
     {16}参见齐白,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78—151页(特别是第105—109、119—123页)。
     {17}参见齐白,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78—151页(特别是第105—109、119—123页)。
     {18}参见耶赛克、马特斯(Jescheck/Mattes)主编:《外国国家安全刑法规定》,1968年;耶赛克、克姆派尔曼(Jescheck/Krümpelmann)主编:《德国、外国与国际法中的审前羁押》,1971年;耶赛克、略弗勒(Jescheck/ Loffer)主编:《刑法的渊源与文献》(两卷本),1972年和1980年;耶赛克、迈耶(Jescheck/Mayer)主编:《德国与外国法中刑事再审程序》,1974年;耶赛克、格雷宾(Jescheck/Grebing)主编:《德国与外国法中的罚金刑》,1978年;耶赛克、莱伊宾格(Jescheck/Leibinger)主编:《外国法中控诉机关的职能与活动》,1979年;耶赛克主编:《德国法与外国法中的自由刑及其替代方式》,1983年至1984年。
     {19}耶赛克:《约勒(?hler)祝贺文集》,1985年,第543—557页。
     {20}黑尔希(Hirsch):《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16卷(2004年),第835—854页(第853及下一页)。也可参见齐白:《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19卷(2007年),第1—68页(特别是第51—52页)。
     {21}一个长期设置的研究项目就是致力于一种刑法总论上的普世系统[参见齐白,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131—151页]。耶赛克从比较刑法学与计算机科学以及国际刑法教义学的角度对这个项目表示欢迎:“跨国基本概念系统是刑法比较学家翘首以待的宏伟目标,而这些人愿意使用计算机科学的方法。”[参见耶赛克作品,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159页。]
    {22}参见耶赛克:《国际刑法上的国家机关的责任》,1952年,第164-165,286-287,293-294页;同一作者,载沃尔夫(Wolff)主编:《第四届比较法国际大会(巴黎)德国代表论文集》,1954年,第356、358页;同一作者,载希劳豪尔主编:《国际法词典》(第2版),1962年,第781页;同一作者,《国际刑事司法杂志》第2卷(2004年),第38、44页。
     {23}参见耶赛克作品,载希劳豪尔主编的著作(注22),第781—782页(特别是第781页)。也可参见耶赛克:《答责》一文(注22),第415页及以下各页;同一作者,载沃尔夫(注22),第351—382页(特别是第380-382页)。但耶赛克强调说,各国法院也可惩罚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国际刑法的有效性不取决于国际法院成立与否。
     {24}耶赛克在国际刑法协会1984年开罗大会上确定的议题四(关于国际刑法的发展),该议题于1989年维也纳大会上被讨论,参见维尔克茨凯(Wilkitzki):《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02卷(1990年),第677—682页。
     {25}参见本所研究成果,载埃塞尔、齐白、卡拉依克主编:《民族国家对国际法犯罪的追诉》,七卷本,2003—2006年。
     {26}关于类似的称呼,参见黑尔希:《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16卷(2004年),第835-854页(特别是第835页)。
     {27}参见耶赛克:《整体刑法学杂志》第65卷(1953年),第496—518页(特别是第517页)。
     {28}参见耶赛克:《基姆(Kin)祝贺文集》,1991年,第947—961页(特别是第961页)。
     {29}参见耶赛克:《埃塞尔(Eser)祝贺文集》,2005年,第991—1003页(特别是第997页)。
     {30}参见耶赛克,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159—160页。也可参见耶赛克(注29),第991-1003页(特别是第996页)。
     {31}参见本所现在进行的研究成果,齐白:《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21卷(2009年),第1—7页。
     {32}凯赛尔:《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16卷(2004年),第855-869页(特别是第865页);耶赛克、凯赛尔主编:《刑法学与犯罪学:弗莱堡马普外国与国际刑法研究所调查与研究报告》,1976年;耶赛克主编:《作为方法的刑法学与犯罪学比较研究》,1980年。
     {33}耶赛克,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第152—160页(特别是第158-159页)。关于弗莱堡马普所的相应研究,参见齐白,载戴尔玛斯-马蒂、皮特、齐白(Delmas-Marty/Sieber)主编:《刑法的融合》(Les chemins de I'harmonisation penale),2008年,第127—202页。
     {34}参见关于责任原则的众多文献,进行比较研究的可参见耶赛克:《施密特(Schmitt)祝贺文集》,1992年,第56—76页。
     {35}耶赛克:《整体刑法学杂志》(第92卷),1980年版,第997—1020页(特别是第1019页)。
     {36}拉伊宾格:《耶赛克祝贺文集》,1983年,第1—10页(特别是第6页)。
     {37}耶赛克:Trestué Pravo,2003年第11期,第14—24页;2003年第12期,第2—9页。
     {38}耶赛克,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152—160页(特别是第156页)。
     {39}访问者尚未公开的文字。参见注38之内容,以及基于社会防卫的“最后手段”原则,参见耶赛克:《布劳(Blau)祝贺文集》,1985年,第425—440页(特别是第437-439页)。
     {40}耶赛克,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注3),第152-160页(特别是第157页)。
     {41}耶赛克,《国际刑事司法杂志》第2卷(2004年),第38—55页。关于耶赛克对国际刑法的影响的总结与详述,参见特夫特尔,《整体刑法学杂志》第116卷(2004年),第959—998页。
     {42}德拉奎斯塔(Dela Cuesta),载齐白、阿尔布莱希特主编的著作,第15—16页。
     {43}该奖用以纪念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以及表扬他在国际刑法大会框架内5年中在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领域所作出的伟大贡献。鉴于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成就斐然,获得该奖者将受邀到马普所研修数月。第一位获奖者是法国刑法学家米海伊尔·戴尔玛斯-马蒂(Mireille Del- mas-Marty)。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曾和笔者谈起,他坚决支持对戴尔玛斯-马蒂的获奖提名。
     {44}《法兰克福汇报》,2009年10月9日,第6页上的讣告。
出处:《刑事法评论》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