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观点 / 正文
学术研究

“钓鱼受迫害”狂想综合征正在流行

2009/11/15

  上海伤天害理的“钓鱼执法”曝光后,我就判断,这个案件对社会道德的冲击是深远的,将会在公众心中留下很难愈合的伤痕和沉重的心理阴影。有着“钓鱼执法”的前车之鉴,人们在一段时间内动不动就会往“钓鱼”上想:这是不是钓鱼,我有没有被钓鱼,背后有没有钓鱼的影子?

  事实果然如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人们患上了一种叫“钓鱼受迫害”狂想综合征的社会病。杯弓蛇影,看什么都像是钓鱼。

  比如长江大学的大学生救人事件,媒体披露的无良船主“牵尸谈价”照片对公众产生了强烈的刺激,有网友就质疑荆州官方的调查结论,认为这很可能是“钓鱼捞尸陷阱”:“那两个落水少年是和渔船老板串通好了,是民间倒钩钓鱼捞尸陷阱。他们故意落水,引别人来救,然后在水下拖住别人,等别人淹死后让渔船老板赚钱。”

  船老板故意钓鱼捞尸,不要说是现实,即使想像一下,都让人觉得心惊胆战、不寒而栗———其实并无证据显示船老板和打捞公司这么做了,这样的想像也不符合常理常识,只不过是网友一种愤怒的猜疑罢了。如果在以前,想像力再丰富的人也根本不会往这方面想,可钓鱼执法之后,人们心中落下了病,不自觉地就会往钓鱼上靠,感觉是不是又受到钓鱼的迫害了。

  这种“钓鱼受迫害”狂想综合征是无处不在的,比如近来的创业板上市也是如此。大腕演艺明星邓婕与好友徐帆就陷入了“是否钓鱼”的舆论口水中。她们名列一些不太出名股票的“十大股东”中,可她们在博客中“负责任地”说“连这只股票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于是很多网友就猜测这很可能是“钓鱼炒股”。股评家也提醒投资者需要提高警惕,不要成为那些借明星概念放“钩子”进行“股市钓鱼”非法活动的牺牲品。

  是否真的是公司借明星之名“钓鱼炒股”很难确定,不过,公众之所以有如此猜想,肯定也是受到了钓鱼执法的影响心中留下了阴影,自然地就往钓鱼上靠,臆想自己受到了钓鱼者的迫害。

  在这个信息不太透明、权力强势的社会中,公众本就充满弱势感和无力感,总有一种被权力左右和控纵的焦虑,害怕自己成为“不明真相的群体”,被蒙在鼓里任人操纵。而钓鱼执法的曝光正击中了人们的这种焦虑,证实了人们的担心,现实果然比人们想像的更加可怕,真相果然更加残酷,你很容易就被人钓鱼了,被钓鱼了、被骗了还得帮人家数钱。这种丑闻的曝光对公众心理的冲击是巨大的,对他们那本就存在的“被操纵”焦虑可谓雪上加霜。

  前段时间“被”字非常流行,一出现就一语风行,人们在各种事务上都往“被”上字靠:被就业、被捐款、被统计、被代表、被死亡———在“被”字上的高度认同感,就是对自己在强权面前被动状态的悲观认知。钓鱼留下的心理阴影同样如此,钓鱼实际也是一种被动状态———被钓鱼。在这种信息不透明、权力肆无忌惮的语境中,人们总想像着有一种强势的群体在背后操纵着一切,而自己只是不明真相的“被钓者”。钓鱼,实在是一种形象的隐喻,钓,是一种操纵,而鱼,则象征着被操纵、任人宰割的命运。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在弱者的心中,总会高悬着一根长长的竹竿,等待着那些鱼的上钩。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强权才不会看你愿不愿,你不上钩,会以某种方式强迫你上钩。

  “钓鱼受迫害”狂想综合征,也许比“甲流”有着更强的传染力。

分享到:

研究人员

查看更多+

戴玉忠

1947年1月生,1982年1月于吉林大学法律系本科毕业到检察机关工作,先后任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副处长、处长;1991年5月起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检察厅副厅长......

政策法规

查看更多+
  • 2017-11-30 test
  • 学术著作

    查看更多+

    《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 通纂(上下卷)》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北京大学刑 事法律研究中心/组织编写

    2017-09-15